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占星院
    这一天是神武学院最热闹的一天,是一年一度的外院大比。虽然名义上是全学院的比试,取前十名到内院,但是基本上都是修炼院的人参加,鲜有其他学科的人。历年来,内院的人也没几个其他学科之人,因为内院所学的并非是他们在外院学的东西的进阶版,只有修炼这一学科,教学员如何变得更强,即便其他学科的人进入内院也只是能够学习到修炼的东西。

    通过几天的自愿报名,督师阁楼外张贴着几张大红纸,里面是第一轮的外院大比的名单,学员们可以从这里面看到自己的对手是谁。这红纸分为七张,每一张上面都罗列的是某个境界的人员,其中有三张纸写满了人名,而其他四张纸的人很少。

    那三张写满人名的纸上之人大都是聚灵、醒魂和觉魄期,至于另外四张是锻体、凝丹、出窍和神游。最显眼的就是神游境界的那张红纸,上面只有两个人名。

    “哇!聂凝儿居然已经到达了神游期了吗?我记得她去年的时候还只是出窍期,结果碰到了同为出窍期的霍公子,遗憾出局,要不然她一定能够进入内院了!”

    “聂凝儿那女人现在都已经是五星学员了吧?以前神游期的人一直是空着,没想到聂凝儿居然已经突破到了神游。而且,她居然还有一个对手?”

    “肖雨?这谁呀?根本就没听过这一号人啊!”

    “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只有出窍期,故意虚报一个神游期出来?”

    “怎么可能?能跟出窍期的人打,谁愿意跟神游期的人打呀?”

    “说的也是,只不过这个肖雨是谁呀?”

    督师阁门口许多围观的学员注意到了那张神游期的名单上只有两个人,都议论纷纷,其中一个人他们都很熟悉,唯独这新冒出来的人却是十分陌生。

    “敝人知道这个肖雨是谁。”这时一个身穿着星辰图绘的蓝衣男子开口说道。

    众人目光朝他一望,随后不少人都面露不屑,其中一个直接开口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占星院的渣渣徐冃。”

    “哈哈,徐冃你这个渣渣,你难道还是要靠你那破占星术,占出此人的身份不成?哈哈哈......”

    徐冃微微有些脸红,极力争辩道:“谁说我是破占星术,我这根据日月星辰的轨迹运行,有依据的好不?再说了,你们这样诋毁我们占星院,不怕席院长听到了会不高兴?”

    “那我们倒不是说占星院,而是说的你!渣渣!跟席院长学了三年,还是一星学员,你不是渣渣是什么?”

    徐冃脸涨得通红,愤怒地说道:“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不是我们欺人太甚,而是你们太差了!你们占星院现在有几个人?就五个人吧?除了秦玥师姐,都是一些渣渣!一群学了几年还是一星学员的渣渣。自从知道你们占星院的情况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学你们的占星术了!哈哈......”

    “谁说我们占星院只有五个人的,现在有六个了!呐,就是那个肖雨!他就是我们占星院的人!”徐冃反驳道。

    “什么?人家神游期的人会到你们占星院去?别吹牛皮了!要么他就是一个故意报自己境界是神游期,其实只有凝丹或者聚灵的,知道自己打不过同境界的高手,想要虚报自己境界浑水摸鱼,投机取巧的小人,要么就是徐冃你这个渣渣故意说他是你们占星院的人。”

    “你!!!”徐冃一片震怒,拂袖而去,身后传的刺耳的笑声,让他十分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他离开之后,不远之处一个穿着二星学员服饰的男子朝一颗树下走去,里面是一个穿着青色锦袍的男子。

    “少爷,我看到了,就是那个上次在问仙楼对您动手的人,查实了他就叫肖雨,而且还在神游期的名单之中。”他对着那个青色锦袍男子说道。

    这个锦袍男子就是在展轻霄面前已经吃了大亏的霍春竹,他这几天一直暗中调查展轻霄的底细,后来得知展轻霄名叫肖雨,是占星院的人。所以想看一下展轻霄报名的外院大比的对手是谁,他好提前给展轻霄的对手提供一些帮助,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惹了他的“肖雨”。

    霍春竹冷笑一声,说道:“原来是个神游期的,难怪我不是他的对手。小七,那你看到他的对手是谁了吗?我们给他的对手一点帮助,好好地教训一下他!TNND,敢惹我霍春竹,老子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看到了,少爷。神游期的名单就只有他和聂凝儿两人。”

    “等等,你说谁?”霍春竹突然问道。

    “聂凝儿,就是去年败在您手下的那个丑女人。”

    “哈哈......没想到是这个丑女人!去年的外院大比,我差点着了她的道,要不是父亲把水晶天灵剑借给了我,还真的差点输给了那个婆娘!这下好了,无论他们两个是谁获胜,老子都很开心!”聂春竹嘴角泛起一抹狰狞的笑容,看起来十分难看。

    徐冃回到占星院,与修炼院不同的是,整个占星院总共只有十个人,其中一个是院长席闵和一位老师于数,还有一位督师和一位打扫卫生下人,剩下的就是六个学员了。

    他带着满腔的不满回到这里,一边还在聊着天的几人见到他的模样,席闵便问道:“徐冃,看你这副模样,怎么了?你可看到肖雨的对手是谁了吗?”

    展轻霄此时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昨天就来这里报道,并且见到了占星院的人。

    占星院的人少之又少,如今来了新的人,自然是十分欢迎,于是展轻霄便与他们都熟络了。五行大陆的占星与仙界卜命师差不多,所以以他对卜命师的一些了解,很快就征服了院长席闵。

    席闵还是很重视他的,而展轻霄之所以来占星院,就是想学习一些占星卜命的东西,于是便很愉快地渡过了一天,连罗天心洗髓之后的情况他也没有再继续关注。

    今日一大早过来的时候,谈及他已经报名参加了外院大比。本来有一个对占星如此有兴趣而且有见解的人,席闵是不会让他轻易离开占星院,但是内院岂是这么好进的,所以席闵也并不担心展轻霄能够突出重围,获得前十名。于是便安排了徐冃去督师阁看展轻霄的对手是谁。

    “院长,于老师,各位师兄师姐,肖师弟好。我已经看了肖师弟的对手,是聂凝儿。”徐冃收起了那副满不开心的样子,说道。

    “聂凝儿?你是说是陈冰的那个弟子聂凝儿?她可是出窍期的高手啊!”席闵皱着眉头说道。

    “不是,院长,聂凝儿现在已经是神游期了。”徐冃回答道。

    “神游期?肖雨,你......虚报境界了?”于数的第一反应就是展轻霄虚报了境界,他才不觉得年纪轻轻的展轻霄会是已经达到了神游期这种高度。

    “于老师,我没有虚报境界啊。”展轻霄回答道,他现在的境界的确是神游期。

    “肖师弟,你......你是神游期?”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带着惊讶和羡慕的眼神看着他惊叹道。

    这位女子便是占星院的大师姐秦玥,秦玥不止是占星术了得,更重要的是本身也是一个出窍期的高手,同时也是整个占星院的门面。展轻霄面带笑容地回答道:“如假包换。”

    “咱们两个先练练?”秦玥提出了要切磋一下的想法,本来展轻霄一来占星院,他对占星的见解和资质就让她十分钦佩,那时她还安慰自己,在修炼的境界方面要胜出,如今得知展轻霄是神游期,她心中如何不掀起波澜。当下也是心有不服,想与展轻霄对练一下,也顺便摸一摸他的底。

    “这个......秦师姐,还是不用了吧?”展轻霄并不想出手,一来这是在占星院,二来他对这位师姐也还是挺钦佩的,出生寒门,几乎没有任何修炼的资源,但是还能够达到出窍期,也是她个人努力的结果。

    “没关系嘛,咱们只是切磋一二,兴许对你下午的比试有所帮助的。”秦玥不死心,她认为展轻霄一定是虚报了境界,不敢与她动手。心里对展轻霄的印象一落千丈,没想到自己这位新师弟居然是一个虚荣之人。

    “对啊,肖师弟就与秦师姐切磋一下嘛!也好让我们这些凝丹,聚灵的见识见识嘛。”

    “我都好久没见到秦师姐出手了。我还记得当初修炼院的人来我们占星院找碴,秦师姐一己之力,将修炼院十几个醒魂、觉魄期的人打得落花流水,我们占星院才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忽视。”

    其他的学员亦是怂恿道,一个劲地劝说。

    “肖雨,你就与秦玥过两招吧?”席闵亦是开口说道,毕竟他也想见识一下展轻霄的实力。

    “好吧。”既然席闵都已经开口了,展轻霄便不再好拒绝,点头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