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章 跟我一起干吧!(月票加更3)
    次日上午9点出头,孙全开车捷达来到m大学18号宿舍楼下。

    18号宿舍不是学生宿舍,这栋楼是学校分配给单身老师住的,当然,m大学可能没那么多单身老师,所以很多有家有室的老师也在这里分到一套房子,自己住不住就两说了。

    比如孙全以前的辅导员覃老师,在这里就有一间单身宿舍,她自己不住,平时都是对外出租。

    而邝龙飞和唐唐之前租的就是覃老师的单身宿舍,租金很便宜,邝龙飞还跟孙全炫耀过每月150。

    将车停好,孙全下车上楼,帮邝龙飞搬行李下来。

    这是昨晚他们一起喝酒时说好的事,知道邝龙飞是今天上午的火车,孙全就主动说:“我明天开车送你!”

    邝龙飞没跟他客气,所以孙全今天来了。

    邝龙飞的行李不多,两人一趟就全部搬完,一只大行李箱,一只行李包,和两只服装袋子装的一些零零碎碎。

    孙全启动车子,掉头转向的时候,邝龙飞意外地看了看他握方向盘的双手,“呵,没想到你车开得挺熟练啊!什么时候学的开车?”

    孙全表情有点小得意,“当然了!车要是开得不熟,起点能封我那么多书?”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邝龙飞表情挺茫然。

    孙全呵呵一笑,“你不用听懂,你只要知道我回答你了就行了!”

    邝龙飞无语。

    斜他一眼,邝龙飞:“你呀!我都要走的人了,你还跟我打这种哑谜,有劲没劲?”

    孙全还是笑。

    但笑着笑着,却又沉默下来。

    是啊!都是要走的人了,这一走,再见面还不知道是哪一年了?

    毕业十周年的同学聚会?

    重生前,那次他们班的毕业十周年聚会,他都没脸去参加,混的惨嘛,哪有脸去见当年那些老同学?

    就像项羽打了大败仗,哪还有脸回去见江东父老?

    “班长!”

    孙全忽然唤他一声,邝龙飞瞥他一眼,“什么?”

    孙全:“你想好到底去哪儿没有?”

    昨晚一起喝酒的时候,孙全就问过这个问题,但当时邝龙飞说:“还没想好,反正我已经决定明天离开这里,原来的工作都辞了,放心!明天买车票之前,我肯定能想好要去的地方。”

    此时再听孙全问这问题,邝龙飞淡淡笑着,“我昨晚回去联系了一个比我们高一届的学长,也是我的老乡,他现在在魔都一家五星级酒店做切配,他帮我问了他们厨师长,说欢迎我过去,所以,你明白了?”

    “魔都……”

    孙全轻念一声,微微点头,“不错!大城市,花花世界啊!去那里确实有很多机会能遇到很多比唐唐更漂亮的,方便你早点把她忘掉。”

    邝龙飞翻了个白眼,“你有劲没劲啊?我都要走了,你跟我提她干嘛?不许提了啊!”

    孙全:“好的。”

    ……

    四五十分钟后。

    火车站上车、下车的月台上,已经检过票的乘客们加快脚步准备登车,一列刚刚进站的火车已经敞开车门等在月台旁边。

    邝龙飞拎着大包小包,步伐很快,孙全帮他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

    眼看着距离邝龙飞车票上的那节车厢门已经越来越近,孙全忽然喊了声:“班长!”

    月台上人声、脚步声混杂在一起,比较嘈杂,邝龙飞似乎没有听见。

    于是,孙全提高声音又喊了声:“班长!”

    这次,步伐很快的邝龙飞终于听见,他诧异地驻足回头望来,“怎么了?孙全!你怎么停下了?快点啊!我上去慢了,座位就被别人抢了!”

    孙全站在那里没动,而是皱眉问:“班长!唐唐是不是还在这座城市?”

    邝龙飞闻言眉头也皱了,表情也有点不豫,“孙全,你怎么回事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提她?我们不是说好了别提她了吗?”

    月台上行色匆匆的乘客们,有人讶异向他们望两眼,有人目不斜视,看也不看,毕竟两个大男人在月台上的告别一点都不浪漫。

    孙全走近几步,眼睛盯着邝龙飞的眼睛,追问:“看在我送你上车的份上,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她是不是还在这座城市没走?她找的新男人是不是也在这里?”

    邝龙飞嘴角下撇,唇线绷紧,明显不想回答这两个问题,但与孙全对视数秒,他还是点了头,“是!行了吗?你把箱子给我,我上车了!再见!”

    说着,他上前过来伸手要拿孙全手里的行李箱。

    应该是刚才那两个问题的缘故,此时他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笑容。

    当他手指抓到行李箱把手的时候,孙全忽然大声怒骂:“你这个孬种!你以前老师没教过你吗?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你现在就这么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走了算怎么回事?

    就你这样的懦夫,也配做我们03烹饪班的班长?邝龙飞!!有你这样的班长,我深以为耻!!”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邝龙飞直接就被骂懵了,懵懵地抬头看着一脸怒容的孙全,一时间,邝龙飞脸竟然被骂红了,颇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而此时从他们身旁经过的那些乘客中,有人轻声鄙夷:“神经病!”,这大概是给孙全的。

    是啊!在火车站的月台上,在即将出发的列车旁,忽然站在这里骂人,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我、我就是去个魔都而已,你至、至于吗?”

    终于回过神来的邝龙飞,满脸通红地小声问孙全,表情有点儿委屈。

    而他的脸红,一小半是被孙全骂的,一大半却是因为旁边很多脚步匆匆的乘客,此时已经有很多人频频向他们看来,那些各异的眼神,令邝龙飞很不适应。

    “至于吗?”

    孙全冷笑反问,随后脸色一沉,越发愤怒:“说你是孬种你还不服?那个贱人还在这里怎么了?那个贱人找的男人也在这里又怎么了?你有什么好怕的?该怕的应该是那个男人!因为只要你还在这座城市,他的头顶就随时可能会绿!你怕个毛啊?我要是你,我就留在这里,让他们一直膈应!!”

    不料,邝龙飞听了他这番怒骂,脸色却没那么红了,表情还挺平静,微微摇头对孙全无奈一笑,“孙全!没必要了,我和她已经结束了,我现在不想再谈感情,只想去魔都好好练做菜的手艺,把事业搞起来,就这样吧!你回去开车小心点,我走了,再见!”

    说着,他拿过孙全手里的行李箱,转身就准备走人。

    而此时,见他如此平静,孙全脸上的怒容也瞬间敛去,眉头紧皱,嘴里嘀咕:“激将法竟然不行?草!小看他了!”

    是的!他刚才又间歇性地进入戏精的状态,别说,他感觉还挺爽,就是有点遗憾效果好像不大好。

    眼看邝龙飞就要真的走了,孙全有点着急,“等等!班长!我还有话说。”

    邝龙飞回头斜睨着他,表情无奈,“孙全,你放过我好不好?火车快开了,再不走我就走不了了。”

    孙全此时笑得很假,他上前拉着邝龙飞的行李箱,直视着邝龙飞的双眼说:“班长,如果你真的只是想发展事业的话,那你就更该留下来了!是!魔都很大很繁华,肯定有很多机会,咱们学烹饪的在那样的大城市,绝对有大展拳脚的机会,可是你别忘了,咱们现在都还欠缺大饭店掌勺的经验,动手能力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我……”

    “我知道!但孙全,我真的该上车了,火车不等人的。”邝龙飞无奈打断孙全。

    但孙全就像一块狗皮膏药,黏上了就甩不开,他仍然抓着邝龙飞的行李箱,继续施展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班长!你听我说,留下来吧!你不是想发展事业吗?跟我干啊!咱们一起做黄焖鸡!我的黄焖鸡做的怎么样?还不错对不对?m市的市场很大,够我们开很多家分店了!不够的话,附近还有很多市,咱们祖国的疆域那么大,哪座城市我们不能去开分店?不比你去大酒店从小学徒工做起更有前途?嗯?”

    “呜呜……呜呜……嗤……”

    旁边的火车发出即将离站的汽笛声。

    邝龙飞眉头已经皱得很紧很紧,表情陷入犹豫,回头看了看即将关门的火车,又看了看神色期待看着他的孙全。

    “你认真的?”

    邝龙飞问了一句。

    孙全立即点头。

    邝龙飞还在犹豫,“你、你……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你既然有这个想法,为什么早不跟我说?到我快上火车的时候才说?你变态啊!”

    孙全讪笑,期待地问:“那你同意了?”

    邝龙飞摇头,“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呜呜……呜呜……”

    旁边的火车再次发出汽笛声,邝龙飞慌忙回头,正好看见列车员准备关闭车门,他下意识喊了声:“哎!等等!”

    列车员闻声看过来,孙全立即挥手:“美女你好!美女再见!!”

    是的,那位列车员是一名年轻女子,见孙全满脸嬉笑的表情,再听见他喊的话,那年轻的女列车员赏他一个白眼,回头就去关车门。

    “哎!哎哎!等等!等等啊!!”

    邝龙飞急了,一边和孙全争抢行李箱,一边大喊,但这次那位年轻的女列车员不搭理他了,连眼都没往这边瞟一下就关了车门。

    那一刻,孙全明显看见刚才还很着急的邝龙飞突然泄了口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