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 侣雁山没有大雁
    侣雁山既无僧侣,也无大雁,却有着密的渗人的古树林。

    地面尽是钻出来的粗壮树根,盘虬卧龙,亦像是一条条丑陋的蟒蛇,相互交缠在一起。

    孔捕踩着血影追魂在山林中疾行,他身高体大,手中却是提着一人,江云鹤。

    他本意是想让江云鹤留在青河城修养,但其本人虽然惊吓不已,却仍然坚持要与孔捕同行。

    行走山林之中,古树林立,树根盘绕,许多地处还有未曾融化的厚厚积雪。

    江云鹤倒是发挥了作用,在为他指路前行。

    孔捕一边急速奔行,双耳却是加持了内力,仔细倾听周围声音。

    却是如这大山一般,空旷寂寥,除了阵阵风声,连鸟兽的声音他都很少听到。

    不过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之处,大雪封山,鸟兽深藏,不活动便也不会发出多少声音。

    他一路疾行,中午时分入山,过了近两个时辰了还未到达双雁派。

    这倒不是他的脚程不快,而是江云鹤这个活地图出了错,指错了路,便在大山中兜兜转转起来。

    天色已渐黑,孔捕听到了野猪一家七八口活动的声音,心中已是蠢蠢欲动。

    可是钱卢田等人身处危境,还是尽快找到他们的好。

    他抖了抖手里拎着的江云鹤,问道:“江云鹤,可曾找到路?”

    江云鹤脸色微白,不由苦笑道:“大人,我入山之时是跟随双雁派之弟子。出山之时又是假死,不得已爬下悬崖,慌乱之中,也记不太清路途了。”

    孔捕也无奈,地图上关于侣雁山的标记不过是一个墨染的微型山脉标记。

    其介绍是,侣雁山,脉百里,多古树奇木。

    而双雁派的介绍更是简单,寥寥几字而已。

    即,双雁派,坐落侣雁山。

    侣雁山中的道路途径,双雁派的具体位置,那被称为官方最为详尽的地图之上,却是丝毫没有标注。

    孔捕又拎着江云鹤奔行了一阵儿,江云鹤忽然发出一声惊喜叫声:

    “大人,快停下!就是那里!”

    他顺着江云鹤手指的方向望去,只是看到无数无叶的高大古树,以及一面不是很高的断崖。

    江云鹤接着解释道:“大人,就是那里!那一片山崖,我便是从那里爬下来的。行至山崖之上,距离双雁派便极近了,我便能找到路途了。”

    孔捕点点头,应了一句好,便朝着那处山崖奔行。

    望山走倒马,山崖看似很近,其实却颇远,他奔行近两刻钟时间才到山崖之下。

    这山崖约有二三十丈高,有着许多枯黄色的藤蔓交织,他看到些藤蔓明显被人拖拽的痕迹,想必就是江云鹤所留。

    孔捕踩着轻功,内力运起,身子顿时轻松许多,脚下的爆发力、弹跳力也更足一些,且不会造成明显的声响。

    脚尖在藤蔓上几次借力,他便轻轻松松的跃至山崖之上。

    江云鹤喊道:“大人,右前方。”

    孔捕血影追魂飞掠,身子裹挟劲风,呼啸阵阵。

    这门以轻巧灵活诡异为主的轻功,现如今他用出来愣是充满了力量感。

    没走出几百米,迎面他便看到一滩血迹及衣服碎片。

    还有一些战斗的痕迹,地面脚足踩出的凹坑,碎裂的石块,断折的古树...

    他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江云鹤脸色却更白了一些。

    江云鹤忽然声音颤抖着说道:“大人,就是在此处,佟立焕死在了我前面。”

    佟立焕,亦是孔捕手下的铜章使之一。

    一个他能把名字与脸对上,却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的铜章使。

    如果偏要说有过什么交流,那便是佟立焕在他面前做过自我介绍。

    而剩下的基本上就是他在说话,对方在人群中听了。

    就是听到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被称作陌生人的铜章使的死讯,孔捕微皱眉头,心里也涌起了些不一样的情绪。

    驻足片刻,平复情绪。

    孔捕微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听不出喜怒,淡淡道:“指路。”

    再行近半个时辰,夜幕已临。

    寂静的山林之中,连少许的鸟兽之音都没有。

    但他却听到了许多人类活动的声音,不算太远处的一个位置,隐隐有光亮透露。

    光亮朦胧、黯淡,人类活动声音频繁却极为小心。

    孔捕定了定眼睛,朝着拿出方向前行。

    山林之中,他一步跨越三丈左右。转眼间,便已接近一百五十丈之处。

    此时,他却也看清楚了。

    前方是一处山寨般的石头建筑,大门石匾上刻着双雁派三个大字,不知用了什么颜料涂抹,呈现银金之色。

    此种颜色,无论在白昼还是夜晚,都十分的醒目。

    而让孔捕感到醒目的却不是那三个大字,而是大门前的几排尸体。

    尸体全是光溜溜的,身上没有半片衣衫,皮肤铁青僵硬,面目扭曲,其心脏处有一血洞,十分可怖。

    孔捕微眯眼睛,再向前行走,却是忽然感觉到一道森寒怨毒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背后。

    不仅是他感受到了,江云鹤也是一样,瞬间身子一颤,想要叫出来又急忙捂住了嘴巴。

    然后便像个鹌鹑一般,想要缩到孔捕的怀中。

    孔捕将江云鹤放下,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其向着双雁派的方向一推,然后扭头观看。

    扭头瞬间,双眼异能尽皆开启,内力涌动加持。

    双目幽光浮现,獬豸神眼怒视圆睁,黑夜如同白昼,察明善恶之徒。

    左眼之内,如覆白膜,世界缓慢下来,一切尽在观察之中。

    右侧山林,大树之后,一颗如同黑色毛球一般的头颅探寻出来,表面覆盖红光。

    孔捕眼中万物缓慢,那黑色长毛好如硬刺。

    不过他却看得出来,那是凝结到一起的胡子头发。

    只是这一眼,他便了然,这江云鹤口中所谓的鬼怪,是人类,先称之为野人。

    瞬息之后,孔捕与那野人双目对视,不由瞳孔一缩。

    他看到了自己也被剥的光溜溜的,被野人挖出了心脏吃掉,尸体扔在了双雁派门前。

    ,身子剧震,孔捕失神片刻,猛然惊醒,急忙收回目光。

    野人那眼眸明亮如芒,却深邃幽远,不可直视,似有幻术之能。

    ()

    全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