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0 混世小魔王
    有梅子替她去跑这一趟,林安也省下功夫了,虽然现在换了个地方住,但包子的武艺林安还是没落下的,也依旧起个大早,带着包子一起复习一下之前教过的功夫。

    还别说,她教的那些拳脚,再加着老狐狸教他的兵器,现在包子练得还有模有样的,老狐狸给他留下的木剑都已经磨破了不少,记得当初林安说过等包子的木剑练好了,老狐狸就会回来,也不知道这话到底能不能让她算数。

    “差不多了,休息会吧。”林安看着包子出了一身的汗,适时叫住了他,这家伙虽然喜欢折腾,但也总不能让他这么一直练着。

    她给包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两个人又到了院子里,拿着竹子编的球扔着给老大玩。

    “娘亲,你说老大是猎犬,那他捕猎会不会很厉害啊?”

    “当然会,你看他这四只脚各个都强壮得很,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不然以后有机会了带着老大去山上,让你看看它的威风。”

    “好诶,它现在长得都比我壮了。”包子摸着老大的脑袋,老大也将他的手舔了个遍。

    到底是自家孩子,老大在村子里的时候对其他人都凶得很,唯独一到了包子和她的面前,就跟一只小哈巴似的,恨不得整个身子都粘到他们身上,一点都没有一个猎犬该有的高冷模样。

    陪着老大也玩得有些累了,包子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娘亲,我们去看黑狸吧!也不知道它换了个新地方,住得习不习惯,我什么时候才能骑上它啊。”

    “等你再长大一点,你这个年纪学骑马还有些不安全,何况黑狸也没长大呢,不着急。”

    去看看汗血马倒是可以,包子虽然不急着学骑马,不过和汗血马一起长大,还是可以先培养一下感情。

    昨天黑狸让管家给带到了林家的马厩,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毕竟是一匹珍贵的汗血马,可别让那些个下人当普通马糙养着了。

    林安想着,趁着院子里空闲的功夫,带着小包子就往马厩去了。

    不过没想到,林家连一个马厩都那么热闹,才刚到了后院那边的地方,就听着马厩里传来了大声骂骂咧咧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吗娘亲?”

    “去看看。”林安牵住了包子,往着那边走去。

    只见着争吵就发生在她的棕棕和黑狸旁边。

    她带过来的两匹马,管家给她安排在了同一个马棚,好几个下人都围在马棚前,唯唯诺诺得低着脑袋,耳朵脸都是红得很,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一个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的男子,模样俊俏地很,皮肤白白嫩嫩,还有着一点娃娃脸的可爱。

    林安在记忆里头疯狂的席卷着,总算是认出了那个男子,林飞宇?

    似乎还真是二房戴小玉的小儿子林飞宇,他是家里的六哥儿,当初林安被赶出林家的时候,他才十一岁,看着就是一个小不点,如今再这么看过去,人还真是窜高了不少,模样也越发的端正起来,遗传了不少戴小玉的美貌。

    林安真不知道是怎么着的,平县的这些阔绰小公子,像林飞宇啊秦浩然啊,都生得一副小白脸的模样,比女人还要秀美。

    也就是秦家的二哥儿秦胥白,大概因为经常在兵营里头练兵晒着太阳的原因,皮肤成了小麦色,再加着严肃直男的性格,还添了不少的男人味。

    “是四姑娘来了。”

    林安还在一旁心里自顾自得嘀咕着,前头的家丁有一个眼尖看到了她,已经大声喊了起来。

    “六哥儿,是四姑娘过来了,您这事还是跟四姑娘说吧,小的们真的不敢擅自做主啊。”

    嗯?怎么又跟她有关?

    林安带着包子走了过去,林飞宇也回头看到了她,眼神顺着林安的身形从上到下扫了一遍,眼睛便是睁大了开来,眉头也是直接飞上了额头,惊讶神色一点都不遮掩,“哈哈哈,鼻涕虫!”

    ……

    三个字出来,林安的黑线已经爬到了脸上。

    她算是想起来了,这个林飞宇从小就调皮捣蛋,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各个都宠着他。

    林婉如受宠顶多也就恃宠而骄、娇柔做作,可林飞宇呢,简直就被宠成一个混世大魔王,什么糊涂事都做得出来,哪怕自个是最小的,可家里这些哥哥姐姐们没一个他不敢得罪的,从小就想尽了办法做恶作剧去捉弄这些个哥哥姐姐。

    尤其是林安。

    原身本来就是最不受宠的那个,就算比林飞宇大了好几岁,可在家里的地位就跟个小丫鬟似的,再加着胆小怕事,林飞宇更是喜欢骑到她头上来。

    原身从小懦弱爱哭,他就给她取了一个鼻涕虫的绰号,没想到一直笑话到了现在。

    “喂,怎么叫的呢?我可是你姐姐。”

    “那也是鼻涕虫。”林飞宇的心思一下子都放到了林安身上,兴致也起来了几分,上下打量着她,“不过鼻涕虫,我们几年时间没见了,你的变化也太大了,变好看了很多嘛,身材也好,果然有句话叫女大十八变,比我姐姐都不在话下。”

    林安继续着满脸黑线,听听,这小兔崽子嘴里说的什么话呢,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敢调戏到自己姐姐身上来了。要不是未免遭这小子的怀恨在心,免得混世魔王把一门心思都放在整她身上,林安真想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去。

    “说吧,你在这干嘛呢,弄这么热闹?”

    “对对对,你来了正好。”林飞宇终于想起自己的正事来,拉着林安就到了马棚前,“鼻涕虫,这汗血马是你的?!”

    “是我的!”包子拍起了胸脯,“这匹马是我的,还有、不许叫我娘亲鼻涕虫!”

    这绰号也太难听了,娘亲是鼻涕虫,那他成什么了。

    “娘亲?”林飞宇又朝着包子看了过去,视线在林安和包子身上来回打着转,瞧着那相似不已的眉眼,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啊,那这小子就是当年害你被赶出去的那个小野……算了算了,以前的事提了也没意思,不过真没想到啊,你居然还能回来,不怕爹爹打死你嘛。”

    “是他求我回来的。”林安又是翻了个白眼,不过话说回来,小野种三个字都已经到了林飞宇的嘴边,又被他自个给咽了下去。这小子虽然调皮捣蛋,心性也不算太坏。

    “他还能干出这种事呢?”林飞宇脸上就摆着一万个不信,“罢了,不管他。那鼻涕虫,既然这汗血马是你们的,话就好说多了,你报个数吧,我要把它买下来。”

    “我不卖。”包子立马摇了摇头,“多少钱我都不卖,它是我的。”

    “嘿,你个小兔崽子,我要买它可是你们的荣幸,要不然就凭你们俩在家里的地位,我就算是要把它抢过来,你们也没话说。”

    一个小屁孩骂另一个小屁孩是兔崽子,林安听着这些话都觉得有些不由得发笑,“行啊,马就在这个地方,你能不能从我手里碰到它一根毛了。”

    “这可是你说的。”林飞宇立马起了劲,都没想到这件事情这么好应付,还以为鼻涕虫会跟小时候一样先哭上一顿再说呢,果然长大了生了孩子做娘了就是不一样。

    话不多说,林飞宇立马朝着汗血马走了过去,他就不信就凭鼻涕虫能拦得住他,反正今儿个这汗血马他是要定了。

    只是他哪里想到,还不等他走到汗血马身边呢,一旁的林安几步悦了过来,手上一伸就直接一掌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的身子打退了几分。

    林飞宇踉跄了几下站稳了身子,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你、会武功?”

    “小学了两下子,对付别人不敢说,对付你这种小屁孩,还是不在话下的。”

    如果是别人跟她抢这个汗血马也就罢了,能说道理的说道理,说不了道理的可以威胁,但偏偏是林飞宇这小子,道理和威胁在这小子身上根本就行不通,全天下也比不上他这么胡搅蛮缠赖皮任性的。

    林安可懒得在他身上费工夫,干脆就硬着来。

    林飞宇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脸上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好像林安会武功这种事情,比汗血马还要稀奇,简直掩盖不住脸上的兴奋,“哎哟,看不出来嘛,女大十八变,居然能变化这么多。那我可要跟你好好比划比划了,我一个从小学武的,难不成还打不过你一个半路出家的。”

    林飞宇说着,左脚往前头一迈,右手便是朝着林安这边伸了过来,一个手刀往下一劈,速度还挺快。

    身形变化之中,看得出来是练了几年的功夫。不过这些招式,也顶多是在他们这些花花公子哥中还能有点看头,到了林安的面前,活生生就跟一些绣花拳脚似的,都是花架子。

    招式比划的再好看,却没有几招是真的在实战中能派得上用场的,林安感觉自己估摸着连一两成的功力都不用,就已经足够应付他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