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4章:身孕!
    孙梦的身子疲软有好一些时日了,每天昏昏欲睡的,云映总说是累的,可不嘛,这豆腐坊的生意,一天下来就没个停的时候,自从增加了驴子,生意比从前更忙碌了。

    “小姐,说好的,您身子娇贵,重活累活我和兰儿干就行了,您啊,前头收收帐就好了。瞧您这身子,困倦的很,您休息着吧,这些粗活哪是您能干的。”云映说着,就要赶了孙梦去里屋休息。

    她打起精神强要忙碌,被兰儿按了回去:“小姐,没什么活儿了,后厢的活都干完了,前头的豆腐也卖的差不多了,这里,兰儿来看铺头就行了,小姐何苦这般的拼命,累了就休息着,有我和云映姐呢。”

    她咳嗽了起来:“你们说,我这样的情形快一周了,该不会是得什么病了吧?身子就是乏的很,吃也吃不下,成天懒散的很,就是想睡,人太犯懒了。”

    “小姐还是注意下身体的好。”云映犹豫了下,她拉起孙梦的手,一副想说又不敢说,欲言又止的神情,良久还是道:“小姐,您先躺着,我给您找位郎中去,我去去就回。”不待旁人拦来,她拿起外套便急急的要出门去:“兰儿,照顾好小姐,我一会儿就回来。”

    望着云映那风风火火的背影,她对兰儿道:“你瞧这云映,我就是身子有些疲乏,她那小心谨慎的性格硬是不放心,请什么郎中?我又没有生病,就是人犯懒了些,或许是天气的缘故也说不定,可你瞧,她心里偏偏就又多寻思了,指不定又寻思我得啥病了,真是乱花银子。这一日一日的,全靠着苦力,一块豆腐一碗豆腐花挣点这辛苦钱,我倒舍不得花这银子了。”她有些责怪道。

    “小姐,看看郎中总是放心些,这日日的您也跟着起早摸黑的,就怕是受了风寒了,云映姐担心也是有的,加重了不说这银子花多花少,人遭罪可不就难受了吗。那银子咱可以再挣,有病还得看,您就好好的休息着,别往多了想。”兰儿安慰着说。

    “唉”,孙梦叹息了起来。

    “兰儿,我这终日犯懒,是不是和郁郁寡欢的心情有关,我想家了,想回我们的魏国了,在这里,我总是感觉心好累,一颗心飘浮的很,就是难静下来。挣再多的银子,这心,还是难踏实,我,我或许就是太想家了。”她怏怏道,在这蜀国的日子里,从前想家,想胖墩。现在,还是想家,想胖墩,更想.......白墨。

    她心里划过一道波澜,白墨,她甚久不愿提他了,那日的无情不相认,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她也再没有见过他了,不是不想,是不敢再想了。

    这异国他乡,哪有什么家呢?兰儿不语,孙梦知道,她比谁都是想回魏国的,只不过当下的局面,经历的事情面前,兰儿这丫头也仿似长大了,她定是压抑了自己的心情,甚少再提回魏国的事了。

    “兰儿,你可打听过,这仗打的还厉害吗?”

    兰儿点点头,一双郁郁的双眼看向她,心情也瞬间被孙梦的话语带的低落。孙梦见了,拉起她的手:“想家了对不对?”孙梦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兰儿不哭,待这仗一打完,咱们就回家,咱们就回家去,回我们的大魏国去。”她泣泣道。

    云映的声音老远就传了过来:“您这边请,我家姐姐这几日身体甚是疲惫,麻烦您给瞧瞧好坏,可是得了风寒?”。那先生连连说好,推门进来:“来,让老夫瞧瞧,请姑娘把手伸出来,让老夫听听你的脉像。”

    “云映,你也真是的,劳老先生大老远的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累了,还能有什么病?兰儿方才说,可能是起早摸黑着凉了,我觉着大概也是,这小风寒的,过个几日自个也就好了。”

    兰儿一听,连忙要接话:“小.......。”

    “小心些总是好的。”对于有些毛手毛脚,口无遮拦的兰儿,云映未准兰儿说完,便抢了先。

    “几位姑娘先别说话,你们说话的声音扰了老夫了,老夫就听不准这脉动起勃了。”老郎中语毕,云映兰儿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把脉片刻,便拾物要离开。见他不语,不像瞧出了什么,云映连忙问:“老郎中可瞧出什么了?我家姐姐可是生病了吗?”

    老郎中一边收拾一边说:“好着呢,姑娘生的不是什么病,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姑娘呀,是有身孕了,听脉像,有两个月了,只不过相比旁人,反应敏感了些,若是累了,休息休息便好了,食欲不振倒也正常,待过了这个反应期,有什么想吃的,让她吃就好了。前期,总是要辛苦些的。”

    孙梦一听,她惊呆了,眼前才猛地想起和白墨那日的单独一日,那曾经让她深深留恋却又压抑的过往,只是她从未想过,未曾联想这疲乏和怀孕的事。兰儿倒是有些吃惊了,云映却表现的平常,似早已猜想到的神情,冷静地送走了老郎中,便走了进来。

    “小姐,这老郎中来之前,我也有这么想过,只是,未确认,云映倒也不方便问起,就怕,就怕触动了小姐的伤心。看来,云映还是瞧对了,您没有生病,您是怀孕了。只是您看,这怀孕的事?”她顿了顿:“这事,要不要跟君王说?”见孙梦自己也有些突然,云映小心道。

    她摇摇头,心头突然生起了迷茫:“容我想想,这事太突然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那大殿一幕你们也是瞧见了的,白墨他并不是真的爱我,这历代的君王,有哪个不风流,哪个专情过呢?”

    云映轻叹了一声,走到兰儿面前,突忆起什么似的,叮嘱道:“兰儿,以后外人面前,千万不要再小姐小姐的叫了,以免招来麻烦,这若大的街道,我们主仆三人又都是女子,本就够招人碍眼的,现如今,这豆腐生意做的也算红火,他日若招来嫉妒,便也生了祸端,居心叵测之人细究起来,总是有人会大做文章的,这人前人后的,还是多加注意为好。”

    兰儿“哦”了一声,犯了错般的要出去干活了。

    “真是难为你了,云映。”孙梦道。

    “你也出去吧,我此刻脑袋乱的很,我想静一静。”见此,云映便关上了屋门。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贴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