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3章 挑事儿。
    南书房之中的禹帝本身想着能够出去玩一玩,但是人还没有走出南书房就听到了青王、书王还有国舅三个人都是同时都赶了过来。禹帝知道了之后看着许公公道:“这三人倒是有趣了,今天一起过来还真是有些奇怪了。”

    “陛下两位殿下还有国舅,应该是有事情同陛下商量,今日就先处理重要的事情皇家园林还不是什么时候想去就去的。”许公公听了禹帝的话之后瞬间就明白后者的意思,只不过这话还是要让许公公说出来的。

    果然禹帝听完了之后就点了点头,这时候许公公站在面前大声道:“宣,书王、青王殿下国舅董琦觐见!”

    随即三个人都是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臣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免了都起来吧,这刚开朝你们就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禹帝罢了罢手直接是挑明了的说着。

    禹青刚想开口禹书就抢先了一步道:“今年国泰民安,儿臣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听见了喜鹊在叫,这寓意着吉祥的意思,喜鹊知道儿臣今日要进宫面见父皇都是跟着欢呼了起来可见今年是国泰民安的,百姓的生活也是过的越来越好。”

    “嗯,你这话说的不错,近几年边疆稳固城中的百姓日子也是过的越来越好了,这的确是一件好事情,这喜鹊嘛也是顺从天意跟着一起祝贺了,这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禹帝心情很是愉悦,听着禹书这么说自然也是跟着称赞了起来。

    要知道现在是禹帝当政,出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十分可喜可贺的后者自然是十分的高兴,董琦在一旁并没有说什么,现在空气之中都是充满着一股龙悦之色董琦自然不会在中间阻拦什么的,一上来这禹书就是哄着禹帝高兴。

    这个时候禹青若是说柳城县的事情肯定是十分让禹帝不悦的,后者看着禹书眼神十分的严峻,就是在考虑着一件事情,禹书丝毫不避讳禹青的眼光并且还故意的看着禹青也是意思很明显的告诉禹青你若是现在想说什么就说好了。

    只不过说出来会是个什么样子那就是自己要掂量的事情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跟禹青一样是个闷头青,喜欢给自己找上不痛快的事情,若是禹青非要这么做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教他喜欢碰钉子。

    一时之间两个选择就是在禹青的面前一个就是自己不去计较这件事情直接是将自己想要说的说出来,但结果一定是会让禹帝非常不满意的因为禹书一来就是说了国泰民安,那么好既然是国泰民安的话那就说明禹帝管制的很好。

    但是这个时候禹青说了吕家矿山一件事情的话,那就是在变向的说着禹帝自己管理的国家出了事情,但是后者并不知情,若是这样以来的话禹青必然是会惹恼禹帝的,这样的选择禹青现在能够做出来吗?若是做出来的话后者会生气的。

    虽然表面上不会说出来但是心中肯定十分的有意见的,禹帝是什么态度那都是心知肚明的,难不成还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在表面上就先生气,后者肯定不会的但是在私底下之后对于禹青肯定是有意见的,但是这件事情要是不说的话,

    岂不是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在说了,今天自己过来的时候他们可以同时过来那就说明了以后自己过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有机会的,或者就是说跟他们说的一样跟随着禹书他们那样的说着,也是跟着一起祝贺着禹帝。

    这样一来的话今天不仅不会得罪父皇反而也是会被后者觉得很不错,但是事情的真相就会因为自己现在的这个决定而沉沦下去,这样的结局并不是禹青想要看见的也不是禹青最终想做到的结局,一时之间禹青开始在思考了。

    此时禹书得意的眼神就是在看着禹青,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了就是,你说啊你有种的就说,说出来我看你怎么收场,你以为父皇很喜欢听到这样的事情吗?年前就是因为一大串的事情让禹帝十分的恼怒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停下来过。

    在金銮殿上就没有停歇过,这也就算了回到了后宫之中也是没有停歇整天都是不停的在自己的耳根前问着问哪,都是在打探着禹帝的意思,本身这后宫之中是不能够参政的,并且也是不能够过问这样的事情的,但是只要过去了。

    自然是会被她们随机问一些话的,这些妃子之中只有在宁罗宫之中才是让禹帝最为舒畅的,宁妃从来都不会问这样的事情,只是让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如今人到了年纪自然是不喜欢听一些自己不喜欢听得话。

    这也是为什么之后禹帝就只去宁罗宫,一个天天在耳朵旁边叽叽喳喳的,一个在一旁只是安静的服侍着自己从来都不会过问当中的任何事情,这中间就自然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有自己的心思说的话是很好听但是总是步步带着心机。

    本身就是一锅之君不知道有多少的事情是需要去处置的,这当中就免不了需要动很多的心思,年轻的时候自然是有功夫应对的但是到了后面年纪差不多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人老了就喜欢安静并不喜欢听到这些不悦的事情。

    董琦才一旁逼着双眼也不做声,但是对于禹书这先前的一说还是十分的满意的,这样一来就是处于一个先手的状态自然也是没有什么被怀疑的事情,一时之间这禹青就处于了一个下风的状态,就看后者自己的选择了。

    在董琦看来不管是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是能够让自己站到有利的位置,这是董琦的聪明之处,进自己可以保持利益最大化,退下来自己可是可以保持一个不败的地步,就是这么的机智,只不过两者之间比起来利益大小的关系罢了,

    但是最终来说还是自己赢了,毕竟自己不管是做了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不会损害到自己的地位,这也是之前为什么禹青还想着要说话禹书就抢先了一步在禹青之前就说了出来;说话很重要这就是抢占先机把局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禹帝笑呵呵的忽然也是注意到禹青的表情,后者此时眉头紧锁像是有着什么事情一样,禹帝见了也是低沉了下来:“禹青你有什么事情是要说的?我见你眉头紧锁像是在考虑着什么事情。”

    此时禹青被父皇点名的时候心中也是做出了决定,纵然是被父皇责怪又如何索性禹青直接是跪在了地上道:“父皇,儿臣前些时间在青州柳城县之中查到了吕家矿山的这件事情,当中不少的金子都是从哪里出来的。

    并且矿山之上都是苦力的人儿,即使在冰冷的冬天之中他们还是每天都被逼着在山上采矿,每天吃的东西只不过是糊糊而已,还有不少的人都是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之下坚持不下去之后就死在了山上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是在发生着。

    然而这吕家的人却不当做一回事情,后者不仅是在这样做而且当地的县官也是跟他的关系很好,一个在商业上一个在官府之上这件事情渐渐的就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了,这些年来也是有不少的金钱一直都是送在了京城之中。“

    说完了之后禹青就跪在了地上不起来离开,禹帝的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听到了之后显然是十分的不悦,但是这样的事情既然是被禹青撞见了肯定是发生过了,若是不去管这件事情的话肯定是会被人指责的。

    一时之间的气愤也是变得十分的沉重,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般的龙悦之色了,这个禹青倒是十分会找机会在自己的面前说事情,之前也是这样当中因为这样的事情禹帝也是说了不少,但是后者依然还是有事说事的。

    就是要禹帝给一个明确的态度,禹帝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怒火问道:“那么这件事情你知道了之后是怎么处置的?”

    话说到了这里禹帝也是明白禹青一定是将当地的县官给处置了, 也不问过程了直接是问结果是什么样子就足够了,禹青道:“回禀父皇,那吕家的人已经是全部被辅了已经是问罪了,县官朱文龙也是已经伏法了总共搜索到的黄金足有数百万两。

    现如今全部补充国库了,依数全都记录了下来户部的左一大人那里的账目全部都是十分的清楚,没有半分的瑕疵。这些钱财已经是可以赶上半年的国库了。“

    禹帝心中大惊,没成想还有着这样的一个地方居然是这般的有钱,不过一般来说像是金矿的话都是归国家所有的,但是这里的金矿好像在朝廷纪律之中并没有一时之间禹帝也没有想起来这个柳城县的矿山。

    不对一时之间禹帝想到了禹青想要表达的意思并不是这个,随即又是看着禹青:“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说了就是。”

    “父皇当时搜查出来的时候那背后的老板就是现在京城之中的赌场的老板雪见,一个赌场的老板怎么可能有着这么大的能耐将矿山拿下来并且后者一直都是在运营者,若是后面没有人的话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接连着几句反问也是问到了禹帝,这律法当时还有不少都是自己亲笔拟定的,但是铁矿、铜矿、金矿还有银矿这些都是直属于国家的其余的都是不能够参与进来的私人出了皇亲国戚之外都是不能够经营的,但是眼下后者就已经是隐瞒了这件事情。

    禹帝心中顿时又是恼怒了起来,若是这样一来的禹帝当然是不能够任其放纵肯定是要将这件事情给管理下去的,这是在侵犯字自己的皇帝威严,是在挑衅皇帝的权威,这是禹帝不喜欢看见的一件事情也是不允许发生的一件事情。

    只不过这个时候董琦站了出来,后者看着陛下道:“陛下,这雪见的父亲当年乃是先祖的一个结拜兄弟,说起来也是有一段时间了,当时先祖文帝在游览山川的时候碰到了一群土匪由于是一个人所有后者并不能够力敌过。

    后来还是以为雪见的先祖感到了拼死一救才是让先帝活了下来,当时先帝就说了要跟雪见的先祖结为兄弟,到了现在的确是记载在了宗谱之上,这样都是事情是从来都不会开玩笑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严谨的保存了下来。

    就是为了以后查阅时候确认身份的。一来不会造假,二来也不会被他人趁危而入;不能够冒犯了皇家的威仪。“

    “你说的可是真的?”禹帝眉目一挑。

    “回禀陛下,臣所说的话句句属实,陛下可以当面查询。”

    随意禹帝对许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后者马上转身离去,在宗人府之中查阅了起来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带着当年禹文帝的起居录来到了南书房之中,经过查实当年于雪见的先祖的确是救过了先帝后者也是同他结为了兄弟。

    这当中并没有任何一点作假的事情,可以说完全算是一个半的亲戚,只不过是没有什么爵位罢了,但是名分还是在这里的,说起来也不是很过分的再者是先祖留下来的兄弟血脉,禹帝自己一个人当然是不能够忤逆先祖的。

    看完了之后禹帝让禹青先起来这件事情再做打算再是看着董琦问:“董爱卿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些东西我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陛下,这些事情本身就是臣应该做的事情,再者雪见每年交上来的赋税从来都没有少过他的赌场可谓是在京城之中说第二的就没有哪一家赌场是敢在他的面前说第一的,一直以来管理的都是非常的严格所以也没有人敢在里面出老千的。

    说实在的臣早些年也在里面玩过一段时间,所以也认识雪见这个人,后者算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皇亲国戚。朝廷的旨意向来都是十分的敬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