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不是纸片人(第四更!求月票!!)
    “她不是!”卷残云听到这里直接出声反驳着自己父亲。

    可反驳完之后卷残云的声音又变弱了一分,事实上灾厄夫人还真的和一众圣灵NPC一样。

    江桥为了确保这位真正的灾厄夫人和卷残云相处期间,海盗阵营的任务还能正常发放,重新造了一个灾厄夫人的复制体放海盗之城里面。

    “这怎么不是!小问你这个年龄的人喜欢虚拟里的女孩能理解,可真当成谈婚论嫁的对象就不行了。”卷残云的父亲试图开导卷残云。

    卷残云的父母甚至都没有理会灾厄夫人,对待灾厄夫人也显得可能…有些害怕。

    “……”卷残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自己的父亲了,可灾厄夫人却拿出了那枚订婚戒指放到了卷残云面前。

    “虽然已经用短消息和你说过了一次,但我还是认为应该当面问一次,你愿意接受这枚戒指吗?”灾厄夫人直接对着卷残云问。

    卷残云看着灾厄夫人伸到自己面前的手,还有那枚戒指,他光是从肉眼看真的无法看出是全息投影。

    难不成是真的?

    这个有些幼稚和不真实的想法环绕在卷残云的脑海里面,卷残云伸出手想要触碰灾厄夫人给他的那枚戒指。

    他这一刻感觉自己心跳快到了有些无法呼吸,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那枚戒指时…却穿过去了。

    卷残云怔住了,当他的指尖穿过戒指的刹那,卷残云内心忐忑不安的情绪转变成了不甘心,他伸出手试图抓住灾厄夫人的手臂却还是穿过去了。

    这抓住空气的触感,与灾厄夫人的手臂出现了一些波动都在告诉着卷残云一个残酷的现实。

    眼前这个逼真无比的灾厄夫人只不过是一个碰不到的投影,虚拟的!

    “本来就是这样……”卷残云早就该明白这一点,他的眼圈突然红了。

    卷残云的母亲想说什么却被卷残云的父亲给阻止了。

    灾厄夫人也伸出手想要触碰卷残云,但却穿过了卷残云的脸颊,这一她才晃过了神,她为了指挥海盗们还处在里世界的游戏世界里!

    “小子!你等…”灾厄夫人用手触碰卷残云的脸颊,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身影却消失在了卷残云的面前。

    “怎么都不见了?”

    卷残云的父亲一抬头发现周围绚丽的婚礼殿堂,还有纯白的石柱与雕像全都不见了,还有那些海盗们也都消失不见。

    只剩下足球场和在足球场上孤零零的一些工作人员。

    啊…麻烦,在旁边围观的江桥把目光看向了全息投影设备,全息投影设备出问题了,或者本来就在调试。

    灾厄夫人还没到现实当中,她刚才忙着去指挥海盗造婚礼殿堂了,所以在她和卷残云父母见面的时候还在游戏里。

    但这却让卷残云更加残酷的认识到了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卷残云已经忍不住的痛哭了出来,旁边有些工作人员还有大学志愿者们似乎有人认识卷残云。

    他们纷纷拿起了手机开始拍起了正在抽泣着的卷残云,过段时间微博上估计会有标题说什么‘死宅卷残云大神丢了纸片人老婆’之类的视频出来。

    “别拍了。”

    江桥抬手夺走了身旁一位志愿者同学的手机,他想抢回来,但江桥直接把视频给删了之后扔给了他。

    “同学…你这样有些过分了啊。”

    “你才过分。”江桥没再理会他领着晚香向着卷残云那边走去。

    这时候银总也走到了正不停抹着眼泪的卷残云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让卷残云要不要去全息投影设备管理处问问。

    “我可以带两位去全息投影的设备管理处。”江桥对卷残云和银总说。

    “咦?大神和晚香小姐?”银总一眼就认出了江桥和晚香,明明江桥和晚香在游戏里的样子和现实里完全不一样。

    “我现在是志愿者,全息设备出了点问题,弄好之后你的婚礼应该能顺利进行的。”江桥说。

    “这游戏里的婚礼就在游戏里办啊,这么多人不好吧。”卷残云的父亲说。

    “站在这里哭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很丢人。”江桥直接对卷残云说。

    卷残云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轻点了一下头,跟着江桥一起前往了足球场上的全息投影负责的地方。

    江桥仔细的询问了一下,发现这次全息投影设备会关闭…一个可笑的原因是太耗电了,设备的负责人决定国外那些科学家还有财团代表和学生团体来参观的时候再开启。

    “纷争那边不是全程开启的么?”银总知道纷争那边的流程所以直接询问起了圣灵这边的设备负责人。

    “这不是我说了算啊,你不是那个卷残云大神吗?这次圣灵全息投影展出是为了展出全息投影设备啊,又不是为了炫耀你和一个游戏人物结婚。”那位负责人有些挖苦的意思。

    卷残云一时之间竟然无话可说。

    对啊…这次全息投影展大家来看的是全息投影设备的效果,根本没人对他和灾厄夫人的婚礼感兴趣,卷残云也没资格要求对方全程开启。

    “可是…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全程开启这个全息投影设备。”卷残云说。

    “你想在游戏里结婚直接上游戏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要求在现实里投影?”那位负责人又说。

    卷残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把机器给打开。”

    突然间一个有些暴躁的女声在卷残云身后响起,卷残云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怔住了,他回过头去看见了在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戴着兜帽的身影。

    那个身影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连帽运动服外套,整体着装看起来很有街头风格,因为戴着兜帽的原因,卷残云一时之间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不行就是不行,这设备不是说开就开的!”那位负责人有些不耐烦的说。

    “什么不行?我让你现在就把这台机器给打开!”

    那个身影有些不耐烦的直接与卷残云擦肩而过,然后有些暴力的一脚踩在了一个音响设备的上方,这一脚的力量非常之大,音响设备都出现了些许凹陷,且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扭曲声。

    负责设备的那群人被这一脚吓得后退了数步,但其中一位负责人却被对方抓住了衣领。

    “你…你谁啊!这些全息投影设备可指上千万!你哪来的资格说开就开的!”被抓住衣领的那个负责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我?”那个身影松开了那位负责人的衣领,同时另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连衣帽上。

    “因为我是这场婚礼的新娘!”

    她摘下了自己的兜帽,火红的长发在连衣帽摘下的瞬间倾泻而下,这一瞬间卷残云看清了对方运动服背后的图案,正是灾厄夫人海盗团的徽记。

    卷残云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看着那个身影转过身来走向了他,灾厄夫人换上了一身现代街头风格的装束,但依然掩盖不了她锐利如刀刃一样的气质,而灾厄夫人朱红色的瞳孔倒映着眼圈已经红到不行的卷残云的面庞。

    她径直的伸出手擦拭掉了卷残云眼角的泪水,灾厄夫人指尖的触感和温度卷残云都清楚的感觉到了。

    “你哭的样子怪难看的,小子。”灾厄夫人说。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