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五章、朝会(三)
    吴起确实被问住了。

    因为他若是承认辽国和西夏皇帝无能懦弱,那之前连连吃了败仗的大周皇帝岂不是更无能更懦弱?

    可若是不承认辽国和西夏无能懦弱,那他就得承认自己错了,承认自己考虑问题太过简单片面。

    好在关键时候朱韬站了出来,“莫非陆将军的意思是为了不让女真和蒙古得利,所以辽国和西夏主动放弃和大周的争斗,敢问陆将军,这番话是辽国的新帝说的还是西夏的李乾德说的?”

    这话可就明显是刁难陆呦了,因为谁都清楚,陆呦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从四品宣威将军,即便他参与了两方的和谈,但以他的资历是无法见到这两位皇帝的,况且,和谈并没有去对方的京城,只是在边境线上。

    因而,明摆着是陆呦不想再打下去,所以找了这个理由来搪塞大家并彰显他自己的远见,说白了,不是契丹也不是西夏无能懦弱,而是陆呦懦弱了,或者说他黔驴技穷了。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陆呦慈悲,不想看到生灵涂炭,所以想早点结束这场战争,可巧辽国国主新丧,新主守丧,也给了陆呦一个好借口,在自己功成名就的巅峰时退下来,他想要的声誉和声望也都有了。

    这种人,说白了也是懦弱,怕输,偏还找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朱韬岂能容他放肆?

    更何况,朱韬早就想站出来怼理由几句了,方才陆呦对他儿子的那番轻视他都看在眼里,还有这几年颜彦带给他妹妹的那些伤害和难堪,因而不管是为儿子还是为他妹妹,他都不希望陆呦坐大,不希望陆呦被重用。

    “朱侯,这话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就是事实,否则,辽国和西夏何以非要提出一个这样的附加条件。”孟诺总算插进一句话了。

    “非也,辽国只是提了一个附加条件,并没有说是针对女真,要知道辽国和女真本就是盟国,辽国若这么做,岂非也是背信弃义的小人,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他们能信守承诺?”朱韬驳道。

    “朱候放心,若真有这么一天,我们一样可以把辽国打回去。”说到这,陆呦又转向李琮,“启禀皇上,臣以为,燕云十六州回到大周手里,这场战争的初衷我们达到了,臣不赞成再打下去,做人做事最忌贪婪,因为贪婪的后果往往和愚蠢接近。”

    多余的话陆呦没再说,该说的那些理由他都说了,再强辩下去,仍是那些车轱辘话来回倒,没得浪费时间。

    因着陆呦最后一句话火药味比较浓,基本把朝堂上一多半的官员牵扯进来了,李琮怕又引发新的矛盾,忙清了清嗓子,把话接了过去,“朕来说几句。”

    李琮先问的户部尚书,国库还有多少存粮多少库银,紧接着又问兵部尚书,这几年的战争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每年前线的粮草需求又是多少,最后又问工部尚书,杨师傅对火炮的改良研究有和进展。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以大周目前的国力勉强还能支撑个一两年,可谁敢保证,一两年之内大周一定能拿下契丹和西夏?

    到那时,大周必将陷进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况,进,国力难以再支撑这场战争,除非不顾百姓的死活强征暴敛,如此一来,只怕又将田地荒芜饿殍满地;退,若契丹和西夏不配合,那就得大周单方面认输。

    更危险的是,若是彼时契丹、西夏和大周三败俱伤,女真联合蒙古南下,别说契丹和西夏,只怕大周也难以抵挡,毕竟火炮也不是万能的。

    因而,最后的结论是大周可以把火炮给辽国和西夏,也卖一定数量的火炮弹药,但不卖弹药方子,每年他们可以用一定数量的战马来换取一定数量的弹药。

    此外,可以开放边境城市,互通有无。

    解决了这个议题,大家以为朝会要散场时,李琮忽然提出了下一个议题,论功行赏。

    尽管颜芃和陆端两位主帅还没有从边境回来,但李琮肯定了他们的功劳,也肯定了陆鸣、陆呦和其他几位别的将军的功劳。

    当然了,毫无疑问的,这场战争陆呦的功劳最大,因为他不仅收复的城池最多,火炮的研究也属他功劳最大,偏他之前又是一介平民,因而,他的嘉奖最为特别,需要放到朝堂来讨论。

    不过具体怎么做,李琮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看向了堂下,命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会同左右丞相一起拿出个章程来。

    “赵爱卿,你先来,你是兵部尚书,陆爱卿的功劳你最清楚。”李琮先点了赵平的名。

    赵平站了出来,“启禀皇上,依臣之见,陆将军小小年纪便有治军之大才,理应连升三级,封为云麾大将军,镇守北部防线。”

    没等别人开口,工部尚书甄瑞站了出来,“回皇上,臣有异议,陆将军不仅有治军之才,还工于各种军事器械的研究,臣以为,既然前方已休战,莫不如把陆将军留在京城做一个京官,兴许,陆将军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李琮听了这话略点了点头,见此,聪明的吏部尚书忙出列附和。

    徐良兴见陆鸣的目光微微扫了过来,只得站出来:“启禀皇上,臣也有异议,臣以为,陆将军镇守边关更能彰显其大才,因为军事器械的研究在哪里都可以做,可边关却非陆将军不可,再则,在边关研究军事器械,更能因地制宜,也能第一时间用到战场上。”

    “启禀皇上,臣也有异议,军事器械研究不是某一个人闭门造车的功劳,是集众家所长反复研磨反复试验的成果,边关哪有这条件?”依旧是工部尚书甄瑞站了出来。

    “启禀皇上,臣有话要说。”陆呦站了出来。

    “陆爱卿稍安勿躁,王相和温相还没开口呢。”李琮猜到了陆呦想要说什么,拦住了他。

    王实修和温文山见皇上点名了,只得出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