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8章 远方的故事(三)
    “刘凯,考虑得怎么样?”关起门来,东城不再叫他刘总,毕竟那种称呼有伤感情。

    “东总,这个不妥,太高了。”刘凯实话实说,毕竟自己是出钱出力的人,要是出了什么乱子自己还得担负一定的责任,这的确是划不来的买卖。

    “别叫我东总了,怪生疏的。”东城咧嘴一笑,镜片后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圈。

    “不叫你东总叫你什么?再说是你首先用的这种称呼啊。”刘凯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那是在人前人后的叫法,这种称呼更显得有身份、有面子。”东城拿出他的好猫分了一根给刘凯。

    刘凯漫不经心的接过来,点上之后,对着空中吹了一口烟雾。

    “我看还是叫你东总吧,这样更适合你现在的身份。”刘凯将烟晃了晃,眼睛并没有离开手中的烟。

    “瞧你说的,不就是个称谓嘛。”在利益的面前,东城更倾向于真实。

    “还是那句话,这价太高,我办不了。”刘凯虚晃一枪,他混迹江湖也不是一两天的时间,这单的确要的太狠了。

    “那你说多少合适?”东城开始迂回战术。

    “三成。”刘凯用商人的口气一口断了他的念想。

    东城沉默了,他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知道要是刘凯不做的话,换成别人最多也就两成,这事他先就探了底,要不然他也不会将准备好的资料给刘凯。毕竟还是老乡,老朋友,再说给刘凯做也安全,他不会在关键时刻损他。

    刘凯用筷子夹上一粒花生米,放在口中慢慢的嚼了起来,他不怕东城不上路,他有耐心,也有信心。

    “好,就三成。”东城咬咬牙,端起桌上的酒杯就是一口。一句话,两成的钱没啦,心痛啊。

    “呵呵,还是东总爽快。”刘凯也端起酒杯晃了两晃,眼睛偷偷地瞄向东城。

    “那就这么着。”东城将酒杯一放,站起来拍了拍了刘凯的肩膀,虽然无奈,却也没方。

    刘凯依旧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又往嘴里放了一粒花生米,“咔嚓”一声脆蹦。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吧,今天过节,英子还在家等着我呢。”东城套上外套,留下刘凯一个人买单。

    刘凯看着一桌子好菜,这要是就这么浪费了实在是可惜了,于是他掏出手机给胡炜打了个电话。

    “凯哥,找我有事?”胡炜那边有些嘈杂。

    “胡炜你在哪呢?怎么这么吵。”刘凯感觉胡炜并不在家,他猜想胡炜应该是在夜市什么的。

    “我在北湖看灯展呢。”

    “和紫云一起?”

    “你怎么知道?”

    “哪有一个大男人去逛灯展的,这还用猜吗?”

    “凯哥英明,凯哥威武。”

    “别尽拣好听的,赶紧和紫云来隔壁的酒店。”刘凯对着电话大声说道。

    “你在北湖宾馆?”

    “对呀,10分钟之内赶过来,我等你们。”

    “好。马上就到。”

    果不其然,胡炜和紫云双双来到了酒店,此时的服务员按照刘凯的要求重新加热了菜肴,并添加了两幅碗筷。

    “凯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紫云睁大了眼睛问道。

    “你啥呀,没见着旁边的碗筷呀。”还是胡炜眼尖,一下子看出了门道。

    “对呀,刚才那位朋友有事先走了,我也没怎么吃,这一个人吃这么大一桌子菜也觉得有些夸张,这不,我就叫上了你们。”刘凯轻言带过,他不想说与谁见了面,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哦,原来凯哥是叫我们过来打扫战场呀。”紫云快言快语,想都没想就飚了出去。

    胡炜用肘臂撞了紫云一下,提醒她不要这么直接。

    “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守财奴的样子?”刘凯看着他俩问道。

    “凯哥说哪里话,这规格算得上外宾宴了,我们算是有口福啦。”胡炜的话让刘凯笑颜逐开,他喜欢胡炜就是喜欢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巴,要不是他那张嘴,说不定就没有今天的广御轩,没他那张嘴,就没有上级领导对他的重视。

    “今天过节,我就借这个机会庆祝一下。我知道广御轩改制你胡炜一万个不高兴,不过做人要想前看,光想着赚钱那是奸商,赚的钱得回馈社会,回馈就如同报恩,俗话说知恩图报,滴水之恩为什么要涌泉相报?因为他懂得感恩,只有一个知道感恩的人才是社会的有用之人。”刘凯用他通俗的语言阐述了他的观点,也解释了他为什么要同意广御轩的改制。

    “我不是一个掉在钱眼里的人,凯哥的话我也懂,可我就是有些不甘心,毕竟这是我们赚钱的公司呀。”胡炜辩解道。

    “赚钱有很多门道,丢了这一个,我们还会获得下一个。”刘凯的话像是在透露什么天机。

    “还有下一个?”胡炜瞪大了眼睛,铜铃般的看着他。

    “不会吧?凯哥还有伏笔。”紫云也跟着叫了一声。

    “当然,我一直寻思着安排好你俩的工作,所以才没舍得将这个广御轩全盘交出去,我在想我们要是搞个文化交流什么的将眼前的公司提升一个档次,组建一个新的文化公司。”刘凯说出了他的想法。

    “凯哥,你是说国际贸易那种文化公司吗?”胡炜一听便想到了这点。

    “对,就是你说的那种国际文化贸易公司。”刘凯对胡炜的话表示赞同,原本他还有想到那一层面,可就是胡炜的话点醒了他,看来这个胡炜真的是头脑灵活,不亚于常人。

    “那就是真的换装了。”紫云张大了嘴巴,形成一个O型。

    “什么换装?”刘凯不解的问。

    “脱去蓝衫换紫袍啊。”紫云把瞎子算命的口头禅挂在了口中。

    “呵呵,那就为了我们的紫袍干杯。”刘凯一下子笑了,他端起酒杯,三个人一同为了梦想碰了此杯。

    “凯哥,我和紫云能有今天多亏了你,来我敬你。”胡炜站起来向刘凯敬酒。

    “胡炜,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哈。”刘凯用一根指头指了指他,笑的有些灿烂。

    “凯哥,要是李哥在该多好啊。”胡炜突然想起了李羽新,要是没有李羽新他胡炜绝对不会认识刘凯,所以他要感谢的人不仅仅是刘凯一个人。

    紫云听见李羽新的名字,心里也是一热,这个李哥怎么老长时间都没影呢。。

    刘凯听着这话,赶紧用他的手机又试拨了一回李羽新的号码,可李羽新的手机根本就没有反应。

    一阵忙音过后,电话自然的断开了。刘凯摇摇头,一脸茫然,他不知道李羽新出了什么状况,发生了什么他们预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