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3 沙小红
    “主人!您责罚我吧……”

    沙仙官跪伏在地惶恐不安,周静秀则靠坐在沙发上面色冰寒,偌大的密室中只有她们两个人,周静秀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密室里简直安静的可怕,沙仙官的冷汗更是不停从额头渗出。

    “主人!电报来了……”

    一名女护卫快步走了过来,用双手奉上了一只盖着火漆的信封,周静秀这才直起身灌了一杯红酒,接过信封后直接挥了挥手,等女护卫转身离开她才将信封给拆开。

    “起来吧!主上没有怪罪咱们……”

    周静秀点燃信件扔进了火盆中,说道:“如果天王军这么轻易就让我们给摆平了,那他们根本没资格做主上的对手,况且我们也没让他们占到便宜,主上惊讶之余还夸奖了我们一番!”

    “主人!这次我真的不敢邀功了……”

    沙仙官跪坐起来说道:“今晚要不是赵家才智勇双全,我们恐怕得全军覆没了,而且虫后一旦被张子余给活捉,我们的秘密可就全部暴露了,赵家才才是真正的大功臣!”

    “哼~你知道就好……”

    周静秀冷哼道:“我刚刚已经看过农场的监控录像了,要不是赵家才力挽狂澜,你这个仙官大人已经香消玉殒了,沙小红!你是不是让张子余吓破胆了,不然今晚怎么会大失水准?”

    沙小红自责道:“张子余一连串的连削带打,一口气都不让咱们喘,我的确是脑子让他弄乱了,不过我真的很奇怪,新虫母不是被主上降服了吗,怎么就突然反噬了呢?”

    “唉~不是反噬,是神婆被杀,新虫母为了自保才现出了原形……”

    周静秀幽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正让我意外的是赵家才,他居然在麻痹的情况下苏醒了,还打的虫母落荒而逃,要知道一只虫母可敌千军万马,我还从没听说有人能独战虫母而不死的!”

    沙小红愣了一下才问道:“对啊!我们可是被虫母伏击了,连老黑他们都死了个精光,赵家才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他真的事天赋异禀不成?”

    “或许吧……”

    周静秀摇头道:“农场的监控都被打坏了,只留下了路口一个画面,他几乎跟你们同时躺在了地上,但他很快就苏醒了,扔下手雷逼退了虫母,虫母发狂去追杀他,之后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沙小红爬到她腿边说道:“主人!赵家才可是难得的人才啊,这个人咱们一定得笼络住了,正好老黑牺牲了,干脆就让他当个黑仙统领吧!”

    “你别做梦了,这么重要的位置,怎么可能交给一个新人……”

    周静秀起身说道:“上面增派的援手很快就会到达,新的黑仙统领是主上的亲信之一,据说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要是让他抓住了什么小辫子,我可救不了你们!”

    沙小红紧张道:“不会是那个黑阎罗吧,听说那家伙行事阴险歹毒,多少自己人都死在了他手上,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如履薄冰,正好赵家才又是个不服管教的小滑头,他要是……”

    “这个你不用担心……”

    周静秀摆手道:“赵家才是我们最后一块遮羞布,他的事我已经上报了,主上是个惜才之人,只要他能通过判官的审核,定会得到主上的重用,黑阎罗也不敢随意陷害他!”

    沙小红吐舌惊讶道:“判官都亲自过来啦,看来真是准备大干一场了,希望他别刁难家才,据说那家伙能挖出任何人心底的秘密!”

    “不要说废话了!赶紧给我去找陈安琪,一定要把她给我活捉,否则你就别回来了……”

    “是!我这就去找……”

    ……

    短短的三天一晃而过,夏不二大概是想赖在洪家山过年了,非但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还增派了不少人手,可越来越热闹的洪家山却是人人自危,这味道怎么闻都不大对劲。

    “爷!舒服吗,要不要再大点力呀……”

    一口水汽蒸腾的浴池里,大黄惬意的靠在池边怀中啃着苹果,四名身穿肚兜的女黑仙依偎在旁撒娇献媚,不是为他捶背揉肩,便是大力的足底按摩,还有十来个白仙美人在水中嬉戏,让他尽享帝王般的待遇。

    “哗~”

    黑沐清像条美人鱼一般浮出水面,很熟稔的钻进了大黄怀中,张口从他嘴里吸出块苹果,咀嚼着说道:“黑阎罗明天就要赴任了,那是个很难缠的家伙,你可得多留点神啊!”

    “不就是个黑仙统领嘛,我又不是没干过……”

    大黄满不在乎的扔掉了苹果核,但黑沐清却啐道:“讨厌!我这个统领能跟人家一样吗,人家可是钦差大臣,主上的左膀右臂,你可别不当回事啊,但是不管怎么样,咱们这些姐妹永远都支持你!”

    “女儿们永远支持你,哈哈哈……”

    一群小娘们全都娇声浪笑了起来,可浴室大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了,只看沙小红快步走了进来,急吼吼的喊道:“快起来穿衣服,黑阎罗已经提前到了,判官现在就要见你!”

    “什么情况?不是说明早的吗……”

    大黄惊讶万分的站了起来,沙小红急忙扔了条浴巾给他,说道:“人家这是在搞突击检查,我刚刚就像个犯人一样被审问,一身的冷汗都湿透了,连主人都不敢替我说话,黑阎罗太可怕了!”

    “祖宗哎!你快上去吧,黑阎罗就是个煞星啊……”

    黑沐清急赤白脸的把大黄推了上去,可大黄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的沙小红亲自跑过来帮他擦头发,套上件浴衣就拉着他往外走,直接把他拽进了一间更衣室。

    大黄没好气的甩开她,翻眼道:“你急个什么劲,审我又不是审你,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哥!你是我亲哥行了吧,拜托你认真一点,真会死人的……”

    沙小红心急如焚的说道:“主人可是在大力举荐你,你现在就是咱们洪家山分舵的招牌,你要是被审出个什么问题来,主人肯定得吃挂落,咱们这些狗奴才也会小命不保啊!”

    大黄蔑笑道:“切~难怪你腰让抱,嘴让亲,就是不让睡,原来你是在等着我被审查,万一不过审也不会连累你,是吧?”

    “赵家才!你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

    沙小红忽然冷下了脸,愠怒道:“我们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下生存,不谨慎一点早就尸骨无存了,我想把我的身家性命都赌在你身上,可你敢完全信任我吗,你自己都没这个胆量,凭什么让我无条件付出?”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不敢的人只是你……”

    大黄猛地掀起了她的红裙,看着她的膝盖摇头道:“你都已经跪出老茧了,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哪怕让你当上了九天玄女,你照样是别人的一条狗,不!狗都比你强,至少狗不用天天下跪!”

    “我有的选吗?我主人都没有啊,我算什么东西啊……”

    沙小红用力捧住他的脸,眼眶湿红的说道:“这是一条不归路,我不跪着走下去就会粉身碎骨,什么爱情亲情都与我无关,可我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不精彩的活一次,我怎么舍得去死啊!”

    “可你已经活不了多久了,你心知肚明……”

    大黄指着她的肚皮说道:“我知道你每天都在服用一种药物,说是可以让圣甲虫冬眠,实际上就是让它发育迟缓,但它总有瓜熟落地的一天,你觉得你还能精彩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半年、半个月?”

    “主人说……”

    “说他妈!她在骗你,你这个蠢货……”

    大黄猛地揪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狠声说道:“我怎么会喜欢上这种蠢女人,九天玄女肚子里是只虫母,她活到九十九都没问题,但你肚子里是低级寄生虫,不出一年你就得死,听懂了吗?”

    沙小红痛哭流涕的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只是在自己骗自己,我真的没有办法呀!”

    “有!你有办法,只看你敢不敢选了……”

    大黄贴在她耳边说道:“吴怡跟我说,白仙统领重伤昏迷之后,你主子为了让他多撑几天,在密室排出了他体内的圣甲虫,只用了两天他就苏醒了,但你主子问出消息后又把他给宰了,所以他的尸体才被烧了,懂吗?”

    沙小红骇然色变,颤声问道:“你……你是说,周……我主人能把圣甲虫给弄出来,还不伤我们的性命吗?”

    “废话!她肚子里可是虫母,可以控制所有圣甲虫……”

    大黄压在她身上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拼命表现吗,因为只要我获得了足够的重视,我就能跟主上谈条件,想让我干活就别让我吃圣甲虫,否则我就去投靠张子余,但你没得选,你想活命只能取代你主人!”

    “取……取代?怎么取代……”

    沙小红说话都结巴了,但大黄却捏住她的脸笑道:“你这么聪明还需要我教你吗,只要你有这个胆子我就帮你,不然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吧,这个秘密一旦被泄露出去,你会死的很难看!”

    大黄说完便转身走了,连一点考虑时间都不留给她,还头也不回的说道:“晚上洗干净在床上等我拔火罐,穿上你的官袍加黑丝袜,我就喜欢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我等你,洗干净等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