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060 夺舍(2)
    事后,戴彦霖搂着元素, 一天的烦躁消失无踪, 心满意足才想起来她刚才的话。

    “对了,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这很重要?我不过是你梦里的人物, 你对我哪来的好奇心?”

    “梦?如果是梦, 为什么这么真实?”

    女人的身体很软,戴彦霖只碰到就觉得身上有团火在烧,烧得他很快有了想法, 他暗骂自己没救了,活了这些年, 还是第一次这样没定力, 像个刚长毛的小男生。

    “再真实也不过是梦一场。”

    “谁在梦里能这么清醒?你要这么说, 我更要怀疑你有问题。”戴彦霖深眸微敛, 直勾勾盯着元素。“说!你到底是谁!该不会是敌对帮派派来暗算我的。”

    元素翻了个白眼, “是是是,暗算!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暗算你?”

    “怎么没有?你把我勾得魂都没了, 朝我心上开了一枪,你还敢说不是暗算?”

    “这种土味情话跟谁学的?”

    戴彦霖咳了咳:“言归正传, 你叫什么名字?”

    “苏元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

    说完名字,元素再睁眼已经回到书里, 真是不能再憋屈了,连个身体都没有, 整日困在这昏暗的地方,实在是难受, 只希望那个戴彦霖不是傻子,早日寻着线索找来-

    当日,梁吟秋过来了,元素听到她在说话,贱人拉着她笑嘻嘻说:

    “妈,你怎么来了?”

    “你这孩子,妈上次看你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感觉你有心事就过来看看。”

    符月明显紧张,“妈,怎么前言不搭后语?我没事的,可能最近太累了。”

    “那就好,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平时总是怕妈担心,什么事都不跟妈说,要是有心事一定要说出口,不要总闷在心里。”梁吟秋很温柔,说话慢条斯理,给人感觉很好。“对了,这是妈买的燕窝,你让人炖了吃,你看你结婚几年没怀孕,也该好好补补了。”

    符月笑笑:“知道了,妈。”

    梁吟秋又待了一会,之后好像给元素梳了辫子,元素的头发自小就是梁吟秋梳的,哪怕现在女儿大了,梁吟秋依旧会给她盘发,盘好后,母女俩对着镜子都笑了起来。

    元素看不到有些着急。

    这边梁吟秋叹了口气,放下心来,只当之前是她多心,竟然觉得女儿有些不对劲。

    “我女儿真美。”

    元素叫不出声,只能眼巴巴看着她走,等她离开,符月果然打开书,笑得很得意:

    “难受吧?想喊吧?只可惜你喊不出来,你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抢走你的一切,而你,却无可奈何,什么事都做不了。”

    元素闭上眼不看她,符月气坏了,狠狠打着书,元素根本不理她,这个贱人,迟早要收拾了她!元素暗暗狠心,期待戴彦霖发觉不对-

    戴彦霖醒来后确实让人去查了,苏元素,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很快,手下道:

    “老大,人查到了,就是苏建安的女儿。”

    “苏建安?”戴彦霖浓眉紧皱,“那个戴恒的老丈人?”

    “是!”手下递了资料。

    戴彦霖翻开一看,照片上的苏元素果然跟他梦里的一样,得知这个诡异的事实,他猛地站起来,虽然知道戴恒和苏元素联姻的事,可戴恒的地位还不足以劳驾他去出席婚礼,因此他对苏元素并没印象,眼下见了才知事情蹊跷,可问题是苏元素跟戴恒正过得好好的,听说夫妻幸福,家庭和睦,她怎么会进他的梦里,而且还说自己被抢了身体?

    戴彦霖察觉不对,跟踪了戴恒一段时间,戴恒每日按时上下班,下班就回家,没有任何不对劲,如果他老婆真被人换了身体,他这个老公怎么会不知道?除非他也是事情的知情者!

    戴彦霖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哪怕见惯了生死,可夺舍这种事对他来说依旧像天方夜谭,戴彦霖又跟了几天苏元素,苏元素经常出去逛街,每日签单能签上百万,可根据资料来看,苏元素很朴素,很少乱花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到了晚上,苏元素偷偷开车出城,戴彦霖跟上去,把车停在一旁。

    “去查查这房子的主人。”

    手下很快递上资料,戴彦霖看得直皱眉头,房子的主人竟然姓符,想到符家人都会法术,戴彦霖才意识到,梦里苏元素说的,可能是真的。

    眼前这人绝不是苏元素,这女人说话做事的风格都跟梦里不同,人不可能短时间改变这么多,且苏元素跟符爱君没有任何往来,可眼下苏元素却在符爱君家里待了很久,从望远镜看她口型,似乎还在叫妈妈。

    等戴彦霖调查完符爱君的资料,才把事情串起来,资料上显示符爱君有个女儿,不久前去世了,可问题是,符爱君一脸笑容一点不像是刚失去独女的,很有可能那个叫符月的女人抢了苏元素的身体,让苏元素变成鬼魂。

    戴彦霖越想越觉得荒唐!随即满心愤怒!这帮人竟然抢了别人的身体!为了自己不死竟然这么自私地抢了别人的身体!一向不信鬼神的戴彦霖颇觉不可思议!可如果他猜测是真,真正的苏元素现在在哪?

    当夜,戴彦霖又早早睡下,果然又开始做起了梦。

    “换走你身体的人是不是叫符月?”

    元素盯着他,万没想到他查得这么快。“没错。”

    “戴恒也知情?”

    “是。”

    戴彦霖越想越暴躁,在原地走来走去,那戴恒实在是狼心狗肺,竟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你现在在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元素迟疑片刻,“你确定你见了我不会害怕?”

    “老子怕个卵!这世上就没有我戴彦霖怕的事!”戴彦霖叉腰冷哼。

    元素挑眉,“是你说的,被吓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戴恒家书房的书架上有一本很厚的精装书,书至少有A4纸那么大,好像是硬壳的,因为我没见过封面,所以说不清,我就被封在那本书里。”

    戴彦霖陡然醒来,想到梦里元素说的事,他颇觉荒唐,被封在书里面?这可能吗?一本书能困住一个人?他在原地走来走去,心烦意乱想着对策。

    “老大?”高大壮眼睛直眨:“您老这是在干嘛呢?”

    戴彦霖透过公寓用望远镜看对方的门厅,见戴恒带着苏元素出门,他赶紧道:

    “钥匙给我,你们给我守着!一见人回来,立刻通报!”

    “老大你是想炸了戴恒家还是烧了他家房子?这么简单的事你直说啊!大壮我替你去干!这种事怎么能脏了您老的手呢!”高大壮一脸真诚。

    “滚!”

    戴彦霖摸进公寓,顺利找到书房,戴恒书房不算大,却有一整面墙的书架,书架上摆着很多书,涉及哲学、花艺、瓷器、绘画……

    “戴恒那厮能有这品味?”戴彦霖冷哼,一本本查过去。

    这书架上有很多精装书,好几本都跟元素说的相似,他拿出来一本本翻着,翻完再把书放回去,第一竖行的书架看完,没有找到一本特别的书,他开始翻看第二竖行,刚看到一本符合的,就听门忽然打开,戴彦霖心里骂娘,赶紧躲到衣柜里,却见符月跟着进了书房。

    “符月,你到底在找什么?”戴恒不解。

    符月摇头:“恒哥你知道的,我从小对很多事都有第六感,刚才出门我就觉得心里很慌,像是家里有什么事。”

    “你别多想,现在你已经有了健康的身体,咱们没什么可怕的。”

    “但是……”

    “没什么但是,那种荒唐的事不会有人信的,再说你妈妈帮你做的法也不是一般人能破解的,放心吧!咱们去参加晚宴吧!”

    “不行,我不放心。”符月说着,猛地抽出元素的书,她面无表情地打开,却见元素那张脸印在书上,和往常一样没什么表情,符月陡然放下心来,她冷笑一声:“我今天要和戴恒哥去参加晚宴,放心吧,我穿着你的裙子,挽着你的男人,带着你的父母,一定会替你好好参加的,享受这美妙的夜晚。”

    戴恒很少看元素,站得远远的。

    符月笑笑,把书塞回去,“可能是我预感错误,是我多想了。”

    “走吧!”戴恒笑着牵了她的手。

    等他们走远,戴彦霖才跳出来,他很少没体验过心跳加速的感觉,哪怕枪林弹雨他也从来眉头不皱,可眼下这种鬼神的东西还是叫他瘆得慌,戴彦霖盯着这本书许久都没有下一步动作,他深呼吸一口,猛地打开,乍见元素的一瞬间,他猛地把书一放。

    元素翻了个白眼,嘴说不出话来,表情代表一切。

    果然是怂货!这样就被吓到了?

    “你那什么眼神?看不起老子?”戴彦霖没敢说他确实没吓到了。

    任谁看到一本书上有一张脸且那脸上的五官还会动的时候,都会被吓得不轻。

    “怎么不说话?说不出来?”

    戴彦霖得不到回复,只得把书带回去,高大壮就见那个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的戴彦霖,像是抱着什么宝贝似的,小心翼翼地抱着一本书。

    老大爱上学习了!

    作为小弟的高大壮盯着那本书看很久,想说要是知道哪本书也得买回来看看,好抽空拍个马屁,向老大学习嘛。

    戴彦霖把元素放在床上,打开书,却见元素睁开眼,嘴却说不了话。

    “我问你问题,是你就眨眼,不是就不用动。”

    “不能说话?”眨眼。

    “用法术破解才能说话?”元素不动。

    “喂你食物?”不动。

    戴彦霖说了几个答案都被元素否定了,他原本就高大,在屋里走来走去,充满压迫感,元素直说他死驴脑袋,这有那么难猜吗?

    “你到底怎么才能说话?总不能要老子喂你血吧!”

    元素眨眼了。

    戴彦霖傻眼,“喂,我就随便说说。”

    元素眨眨眼,戴彦霖彻底败下阵哭笑不得:“哪有这么背?被一个鬼魂缠上还得给对方血喝?”

    他原想刺高大壮的血,可一想要元素喝别的男人的血,那感觉可不怎么好,想着刺破手指把血喂给元素,元素吸吮他的手指,还抽空看了他一眼,戴彦霖猛地有了反应,在元素了然戏谑的目光中,咳了咳。

    有了人的阳气后元素立刻有了生气。

    “怎么样?”

    “可以。”

    可以对话,比起之前好多了。“怎么才能救你出来?”

    元素摇头,她还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走呢,这个世界的设定对她有很大束缚,让她有种拳脚展不开的感觉,哪怕戴彦霖把她带出来也并不安全,毕竟那符月可是会法术,而她就算出来了也没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不太妙。

    “那我再问你个问题,你怎么进入我梦里的?”

    戴彦霖不傻,入梦这件事看起来就不单纯,元素想了个借口,说是鬼魂可以如梦,戴彦霖想想也就信了,戴彦霖忙活一天要洗澡,想到元素在这,道:

    “怎么样?一起洗?”

    元素冷呵:“多谢好意。”

    “要么你看着我洗?”

    说完戴彦霖直接解裤带,虽说两人在梦里有过关系,可眼下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相对,元素也不躲避,直勾勾盯着他,因她立在床上视线正好对着戴彦霖的下身,戴彦霖脸皮这么厚的人,也没好意思真在她面前脱/内/裤。

    “得得得!算老子服你了!没见过你这样盯着男人下面看的。”

    元素冷呵:“装什么纯情,到底是谁夜夜做春梦?”

    “这说明老子是个健康的男人!”转身时,戴彦霖脸一热,逃似的拽了浴巾跑了-

    戴彦霖一直监控戴恒家,看样子他们还没发现书不见的事,元素想过去找梁吟秋,却怕吓着她,而且元素总觉得整件事并不单纯,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险,想想就作罢了。

    在书里待了这么久,元素颇觉无聊,好不容易来了戴彦霖这,没事可做,就叫戴彦霖给她找了很多偶像剧打发时间,虽说没有身体,可看电视还是可以的。

    这一天下来,元素发现一滴血维持的时间并不长,要想说话,必须要戴彦霖隔一段时间喂她一滴,说话越多越需要阳气,也就需要越多的血,戴彦霖有时候烦了,直接把手指给她吸,偏偏元素不想浪费血,舔他手指的东西暧昧到极致,经常把戴彦霖搞得跑去浴室里冲凉,元素经常逗他,生活多了不少乐趣。

    元素待在书里,不好带不说,还很容易被符月发现抢走,虽然符月没本事进入戴家,可符美君作为天师能做出夺舍这种事,难保对方还会更阴毒的法术,戴彦霖为了保守起见,直接找到了符畅。

    符畅严阵以待,因为他深知,作为这个世界最大反派的戴彦霖,有好事是绝不会找他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