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053 影后的民宿(6)
    田桂凤和韩建民这对极品父母镜头很少,不过节目组还是把重要镜头剪进去了, 好比他们把所有人当傻子, 想要来民宿收钱当老板娘, 又比如他们这对父母根本吃不了苦, 什么事都做不好, 经常需要元素这个女儿帮他们,做点事就喊累。

    观众们看节目自然是不想看到太多不相干的人,不过这对父母某种意义上而言也算是民宿的访客了, 因此,他们也没太拦着, 偶尔给点镜头, 只是所有人都很是心疼地看向元素。

    说实话, 见过极品的父母, 也不过就是重男轻女一些, 可元素明明是家里的独女,却被父母这样对待, 这种人怎么配当父母!就从来不为孩子考虑吗?

    “心情不好?”沈栖元看向元素。

    元素笑笑,继续修剪花枝, “我为什么要心情不好?”

    沈栖元想说,你父母都这样了, 一般人心情都会不好,不过节目在录制, 他到底没说出口,有对极品父母是什么感受?像沈栖元这种没摊上的永远无法理解, 可他换位思考,如果他是元素,他会过得怎么样?其实他未必有元素表现得好,一想到新闻说过她赚的所有钱都被父母挥霍了,不得不躲到这山里开一间根本没人来的民宿,沈栖元便不免心疼。

    到了下午,韩元素的父母又嚷着腰酸背痛,说韩元素不孝什么的,但只抱怨了几句,没敢说的太狠,毕竟之前俩人闹得很僵,他们也怕元素把他们赶走,真闹那么难看,他们一分钱也没有,得不偿失。

    元素见他们又开始皮痒了,把韩建民叫去挖菜,捡水果,捉鱼了,反正有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想作妖?不好意思,可以直接滚了,反正现在录节目,元素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他们花式滚出,没闹的太难看,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的家事成为别人议论的话柄。

    元素做了小鱼锅贴当晚餐,农村人喜欢围着大草锅吃饭,因为小鱼锅贴必须趁热吃才脆,味道才好,因此今天的晚餐,元素让大家围着草锅吃,边吃她边加菜,锅贴没了立刻就贴,元素知道明星们在城里吃不到这一口,干脆弄了玉米、山芋、面粉三种口味的锅贴,吃的几个嘉宾连连称赞,说实在是太香了。

    一锅吃完,所有人都很满足,元素赶紧又弄了一锅,剧组的人都一头雾水,心说嘉宾都吃完了,元素怎么还在做饭?谁知等小鱼锅贴贴好,元素竟笑着招呼:

    “摄像大哥,导演,大家都过来吧!”

    剧组的人一愣,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们录制节目到现在,嘉宾们都顾着自己表现,很少有人关注到剧组人员,可事实上,在录制过程中,他们是最辛苦的,别的不说,就说录制这个节目吧,元素家的民宿总共只有6间房子能住人,嘉宾和受邀的客人就把所有房间住满了,剧组的人为了拍好他们,经常半夜起来补镜头,就这样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山里蚊子本来就多,元素又种了这么大一片花园,民宿的边上还有池塘,那蚊子可想而知了,他们录制的时候就被咬的浑身是包,偏偏晚上还要在门厅下搭建帐篷睡觉,帐篷里的蚊子多的人晚上根本没法睡,加上这里洗澡、吃饭都不方便,可以说这段时间每个人都过得很辛苦。

    摄像大哥虽然身强力壮,却也经常觉得扛着摄像机马上就要晕倒了,四十度的天,吃不好睡不好,谁也不是神仙不是?因为山里没有外卖,他们都是凑活着吃的,有时候就吃元素做的馒头,可眼下,元素竟然主动给他们做了饭,把摄像大哥都感动得两眼汪汪的。

    被人惦记的滋味真的很不错。

    大家围着草锅,第一次感受到明星待遇。

    元素又给他们煮了点面,她手艺好,随便做的一碗汤面都让人吃得差点吞了舌头,摄像大哥平常录相早就馋了,见那些明星一吃饭就表现得跟没吃过似的,都以为明星们是在作秀,可谁知,眼下自己一吃,我靠!怎么可以这么美味!

    打脸有木有!

    剧组的人多,元素贴了好几锅锅贴,才勉强把他们喂饱了。

    “元素老师,您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

    “真的好吃,这碗面做的最有水准。”

    “这面浇头和筋道都有了,水平确实不一般!”

    元素笑了笑,把碗收拾了,剧组的人要洗,她不让,“你们休息吧!也没几个碗,再说了我这不用洗洁精的,你们也洗不习惯。”

    大家都不好意思,去挑了一些水来,好让元素轻松一些。

    晚上,男人们嫌洗澡不方便,干脆结伴去小溪里洗,乡下地方倒没那么多讲究,好在溪流不急,也没多大危险,等所有人都洗完了,元素抱来放在小溪里冰镇的西瓜,把大家看愣了。

    “直接放小溪里冰的?”

    “是啊。”元素笑笑,靠水的人经常会这样做,把西瓜用网子网住放在水里晚上吃,大家吃了几瓣,确实冰凉凉的,就跟冰箱里冰好的一样。“是不是很冰?有时候我们不一定需要电需要网络,当然,没有电和网络,生活会辛苦一点,但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只要学着去适应环境,总能让自己活得更好。”

    大家若有所思。

    尤其是这一期的嘉宾封轩皓,封轩皓之前也参加过类似的真人秀体验节目,说是让明星去乡下生活,其实都有人在帮忙,比如大家会看到镜头拍之前,地里都是杂草,镜头一晃,地里的草全没了,下意识以为是明星做的,其实明星就是补个镜头而已,节目组有专门的人帮忙种地,好比做菜的节目,节目组也有员工帮忙洗菜做菜做饭,只是最后把功劳记在明星的头上,还有亲子类真人秀节目,也都有保姆的,真人秀说到底就是在演,端看观众想看哪种剧本,节目组就给出哪种。

    “我以为这个节目也是走个过场,但我很快发现自己错了。”私下无人时,封轩皓对镜头笑道:“韩元素真的是个很奇特的人,或许我平时遇到这种人还会觉得她脑子有问题,你放着电不用,放着现代生活不过,没有网络没有现代设备,去过这种苦日子,真的有必要吗?但我很快发现,让我避之不及的生活,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就比如今晚那个西瓜,城里的西瓜绝对没有那么甜,我们在城里吃的喝的用的都不好,空气也不好,很多人年纪轻轻患病,赚钱没地方用,其实人想开一点,为了健康过这种生活也不错,每天用双手去劳动,脚踏实地地为了一蔬一饭而努力,这才是生活!”

    晚上,元素又把民宿简单打扫了一遍,等所有人都睡觉了,见租客的房间亮着灯,她给大家端了两杯牛奶汁,她自制的饮品一向好喝,加上元素又是明星,把客人感动得一塌糊涂,万没想到元素会这么周到地照顾着他们。

    “你对所有的客人都这么好?”摄像大哥问。

    元素笑笑:“我的民宿里很少有客人来,每次来客人我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朋友来看待,认真去招待他们,让他们住在这的短暂时间里,能感受到其他酒店民宿所没有的东西,事实上我这里,除了这个花园又有什么?我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给旅客一些温暖,让他们的旅途变得不一样。”

    夜深了,月亮高挂,所有人都睡着了,只有节目组的摄像机还在继续录制。

    元素的民宿里,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

    一早,元素起来梳头发,她把一条花色的丝巾穿进头发重编成辫子,虽然只是斜编了辫子,但松软的头发随意耷拉着,给人感觉很舒服。

    女导演见她这么手巧,惊讶道:“你怎么那么会编辫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办法,没有造型师,只能自己来咯!”经过她巧手改造,哪怕她素颜上镜,整个人的造型也是好的,一身粗布白裙,斜编的头发耷拉着,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很慵懒的状态。

    这种状态在其他人的身上很难见到,女导演微怔,总觉得这节目之所以能那么红,就是因为元素从头到尾都呈现出这种不与人争抢的状态,也因此,哪怕这节目没有游戏竞争环节,看起来很无趣,可就是受到观众的热捧。

    “韩老师,需要补个广告。”

    元素见节目组把广告拿进来笑了笑,这个节目因为开始的匆忙,又是国内第一个民宿类节目,广告商并不看好,根本拉不到赞助,之前的录制都是节目组自己掏钱的,不过第一期爆火后,很多广告商主动要合作,这不,节目组需要元素录一些镜头补进之前的录制里。

    因为元素坚持,节目组并没有塞很多广告进来,元素也体谅人家不容易,圆满地把广告补完了,等她把民宿打扫好,已经七点多了,床单、被子、衣服都晾好了。

    外面热浪扑来,嘉宾们都热得不行。

    元素笑嘻嘻给大家拿了两把蒲扇出来。“扇扇。”

    “我很多年没用过这个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啊,这是我自己做的。”

    “你自己做的?”难怪可以看出手工的痕迹,182的大男孩谈君宁惊讶道:“这都可以做?”

    “这有什么难的?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人做的,不然你以为竹筐、蒲扇都是哪来的?”元素笑了笑,自己拿出一把纸的折扇,上面写满了小楷。

    沈栖元把扇子抢去,挑眉:“这是你的字?”

    “是啊。”

    他打开折扇,只见上面写着《心经》,元素的小楷写的不错,小楷讲究舒展,元素的字虽然不像书法家的那么精致,却别有风格,很有力道感,丝毫不像女孩写出来的。

    沈栖元道:“还不错。”说完,拿起折扇边扇边走了。

    元素盯着他的背影失笑:“这是抢?”

    “是啊!明着告诉你就是抢!”沈栖元道。

    大家都笑了,他们都看出这俩人有些不寻常,有的事能演出来,有的事不能,这俩人的互动奸情满满,怎么看都不简单-

    吃过午饭,元素开始捡木头,封轩皓问:“捡这个有什么用?”

    元素一脸认真:“天要下雨了,狗窝漏雨,我想着要帮狗狗们重新修建一个。”

    元素没有养名贵的猫狗,所有动物在她眼里都一样,山上的流浪猫狗很多,元素这又需要有狗看着,否则一个人住不安全,她便顺势把这些狗领回来,给它们搭建了窝,让它们一起住,窝不算小,有好几个平方,是元素用木板搭建的,夏天雨下的大,狗窝被冲垮,一直没有重新建。

    大家一听有事做,都围过来,谈君宁:“韩老师,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几个嘉宾都围过来,连住客都走了出来,眼看地已经潮了,天上乌云刮来,元素道:

    “请大家帮我捡些树枝和木板来。”

    几个嘉宾去山上捡树枝,沈栖元帮忙找有没有能用的东西,元素在考虑怎么搭建才能让这购物不漏雨。

    “你看这行吗?”

    元素一看,笑了:“凉席?不错!”

    乡下的凉席是竹制的,不容易漏雨,元素只需要用木板把狗窝搭好,再把凉席盖上去,就可以当做屋顶,使得狗窝不漏雨。

    所有人通力合作,很快就把狗窝搭建好了。

    当下豆大的雨滴往下落,所有人往屋里跑,大家站在屋檐下,见狗狗们从外面跑来,钻进狗窝里,却忍不住看了头顶。

    今天的狗窝不漏雨!

    “我们有地方避雨,狗狗也有。”沈栖元道。

    “是啊,流浪猫和流浪狗就跟我们人类的流浪汉差不多,它们没有家。”元素笑笑,指着一条狗说:“你看小白,它来的时候浑身是疮,后来我给它涂药,看着它从快秃了长成今天满身浓密的毛发,还有小黑,来的时候不合群,经过一段时间相处,现在属它性子最欢,我就想说,流浪猫和流浪狗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只要大家愿意去善待它们,它们也会变成我们的家人。”

    “每个人都可以给它们一个家,只要他们愿意。”谈君宁总结。

    大家都笑了。

    在自己避雨的时候,如果能让其他人、动物也有避雨的地方,这很好不是吗?

    这场雨下的急,过得也快,一场雨后,元素突发奇想:“大家想不想吃炸知了猴?”

    沈栖元一脸嫌弃:“别告诉我你喜欢吃这个。”

    元素理所当然地点头,“高蛋白了解一下。”

    大家都笑了,谈君宁:“我小时候吃过,很喜欢吃,一般夏天我都会买,好几十一斤呢,跟虾的价格差不多。”

    “我也喜欢吃,喜欢在锅里炒出来,香香的,味道很像虾子。”

    大家都喜欢,元素便笑道:“这雨下的时间不长,知了猴应该都钻出来了,我们现在去树林里捡,应该可以捡很多。”

    沈栖元一脸不乐意,却还是被元素拉去了,果不其然,树林里的地方爬着很多知了猴,或许是因为山上地方捕捉的人不多,树又多,以至于地上爬的到处都是,知了猴下雨前一般都会出洞躲雨,谁知这雨很快停了,以至于它们都没走远。

    元素拿了盒子,捉了一个又一个,大家很久没做过这种事,都很新鲜,于是摄像大哥就看到一干明星像是植物大战僵尸一样走过来,认真地找着地上的知了猴。

    有些知了猴还在洞里的,元素用一根稻草把它们吊出来。

    因为山里知了猴多,元素捉了好几盆,但这种东西就跟小龙虾似的,喜欢的狂爱,不喜欢的碰都不碰,考虑到剧组人员不少男人在,元素把这些知了猴都给处理干净,放草锅里炒了。

    知了猴的香味飘散出来,颇有些虾子的味道,元素基本没放调料,不过她做什么都好吃,等她把知了猴端出来,所有嘉宾都围过来,大家围在桌子前,很有气氛地吃着夜宵。

    “没什么招待大家的!请享用我们山里独一无二的夜宵吧!”

    沈栖元没吃,他不碰这东西,其他人吃的很欢乐,尤其是封轩皓边吃边说:

    “你做这个简直是一绝!咱们城里一个知了猴要卖一块多钱,没想到山里这么多!”

    “是啊,原本我以为山里生活很苦呢,谁知苦中作乐,别有乐趣!”谈君宁很喜欢这里,这里风景好,山水好,老板娘的厨艺也好,真的是个很让人温暖的地方。“以后我还要来。”

    “对!大家以后再一起过来吧!我走后真的会很怀念这里呢。”

    沈栖元没说话,挑了挑眉,显然是不认同的,说是再来,可谁会再来这里?从城里开车来要好几个小时,几百里路,山路不好走的地方还得步行一两个小时,哪个明星会过来?

    元素也知道他们基本都不会再来,却还是说:“不管哪天,你们累了,只要你们想来,我都会做好饭,温好酒,敞开门!欢迎你们!”

    大家都笑了,这一次,所有人的笑里都多了些温暖。

    元素的民宿,看起来或许并不奢华,可这里却有别的民宿没有的东西。

    之后,元素招呼剧组人员也吃知了猴,摄像大哥吃了很多个,大家都对元素竖大拇指,这女人在这真是可惜了,什么都会做,厨艺还这样了得,去城里不说别的,就开家饭店吧,也有很多人捧场,赚钱不在话下,可她哪都不愿意去,就愿意守着这间民宿,守着她的信仰。

    夜幕低垂,山里一片漆黑,只有元素家民宿上缀着的夜灯发出昏黄的亮光。

    这一次,大家一共录制了两期。

    节目组边录边播,眼下,第一期的下半集也已经播完了,还播出第二期的开头。

    这一集,收视率高了2个百分点,在节目组看来,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网友们好评如潮,各大官媒也开始研究这种民宿现象,大家都好奇,为什么《元素的民宿》这样一个没什么内容,仅仅是洗衣做饭养狗生活的节目,能获得这么好的收视率?

    说明星,虽然沈栖元吸粉,可一档节目靠一个明星是撑不起来的,也撑不起节目的口碑,可这档节目不仅收视高口碑也好。

    当大家认真看了就节目才终于明白为什么。

    —元素是这个民宿的灵魂啊!每次看到她出现,就好像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有人解决一样!

    —一开始别人向我安利,我真心觉得无聊,几个明星去山里生活什么的,这有什么意思?你们告诉我!直到我看完一集,打脸啪啪的!不说了,脸肿的厉害。

    —我承认我是奔着沈栖元和明星去的,但说实话沈栖元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才艺,他就是帮着元素干干活,摘摘菜,叉叉鱼,可我就是觉得这样有生活气息的偶像也很有意思!

    —元素的民宿其实就是把咱们理想的生活状态呈现给我们,试问谁不想赚够了钱去山里,养几条狗,吃着自己的种的果蔬,吃着原生态的食物,每天看花遛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为元素惋惜,不过我很庆幸她被逼退圈后没有自杀,而是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心疼元素,那么多活要干,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她干那么多农活,皮肤白皙没有斑,手也没特别粗糙,人还越来越美了呢?难不成劳动塑造美?

    —元素告诉我们,想变美先干活!不说了,插秧去了!-

    大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民宿,在这生活了几天,不得不说,现在要走,还有点舍不得。

    封轩皓笑道:“我去过很多地方度假,但第一次觉得国内有这样让我留恋的地方。”

    “这花园是独一无二的,很美,待在这就不想走了。”

    “来这就是受苦受难的,但我竟然还不想走。”

    大家都笑了,也许这就是元素家民宿的魅力吧!

    当下,田桂凤见大家都要走,忽而把沈栖元拉到一旁,干笑道:

    “小伙子,你是不是和我女儿谈恋爱?”

    沈栖元面色冷冰,面无表情盯着她,他一向笑嘻嘻像是没脾气的,田桂凤第一次见他这样,忽而打了个哆嗦。

    沈栖元忽而轻笑一声。“找我什么事?”

    田桂凤干笑:“是这样,既然你是我女儿的朋友,那就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想问你借点钱。”

    沈栖元挑眉:“借多少?”

    田桂凤伸出五个手指,笑笑:“五百万!”顿了顿,“对你来说不多吧?我可听说你是个大明星,很有钱的,你想跟我女儿谈恋爱,必须先过我这关!”

    沈栖元露出一种怪异的笑,“五百万?确实不多!”

    田桂凤和韩建民激动坏了,还真有傻子愿意为他们的女儿付五百万?

    “不过嘛,借钱肯定要打欠条,而且我现在没钱。”

    “没钱?没关系,我们可以跟你去城里。”

    沈栖元眸色幽深,笑着点头:“那是最好了!”

    等元素发现她的极品父母不见时,只以为他们受不了苦离开了-

    甘曼死都没想到,她手里最红的艺人竟然是早就退圈的元素。

    真是命!她看着手里的本子,再次感叹,元素什么事都没做,就有这么多真人秀来邀请她,还有很多代言合同随她挑,只要她愿意,她随时能再度爆红。

    “都推了吧!”元素说的没有丝毫流量。

    甘曼差点晕过去,这么好的机会其他人等一辈子都等不来,这女人竟然说要推了!

    “元素,你再好好想想,这都是钱啊!”

    “没什么可想的,姐,虽然我穷,可我真的不缺钱。”

    “……”穷还不缺钱,谁告诉她逻辑在哪?

    元素喝了杯茶,忽而抬头:“对了,有电影邀约吗?”

    甘曼一怔,惊讶道:“你要拍电影?不是吧?电影吃力不讨好,不如真人秀来钱快,还容易吸粉。”

    元素笑着摇头,甘曼只得道:

    “有倒是有一部,最近正在试镜,大导演的片子,可是要求的形象跟你完全不合!我手里的艺人都去了,没一个被选中的,元素别怪姐打击你,你在山里生活了几年,演技肯定有退步,这个导演选人口味贼刁,我觉得你没戏!不过……”

    “嗯?”

    “单玉静在这部戏里演一个配角。”
为您推荐